马卓英


马英卓关于相对论讨论与研究.htm    46k    [2004.9]

物理理论的结构.htm    24k

研究物理的终极目的是属性.htm    14k

 

马英卓关于相对论讨论与研究

[ 马英卓(羊歌乐整理)  2004年7月15日,阅读人数121人 ]
 
 

    一、科学的规则( mayinzuo )
    好久不见了!你说:" 嗯,光速不变原理的确来自于相对性原理和电磁理论,但绝不是经过严格的数学"推导"出来的。这是一种思想,一种符合相对性原理和简单原则的结果。"
    看来你已经悟出了"科学理论研究的规则"。就是说,一个理论总有个出发点,此出发点是不能用其理论本身来证明的。反过来,有人想用狭义相对论本身的推导来证明(来推翻)该理论的出发点是错误的也是徒劳的。这是许多人最容易犯的错误。在此讨论区的许多人也在犯此错误。如果如此企图证明,这容易犯逻辑循环错误;如果如此企图推翻,也是治标不治本。
    我在几天上此讨论区浏览时发现有人对理论的证伪问题有误解。我在此也对此问题根据我大略学习科学哲学的证伪观点的理解说一下。其目的是对此讨论区的要想进入科学理论研究的几个年轻人说一说,尽量使他们减少研究的弯路,少浪费一些精力。此问题是区别哲学问题还是科学问题的分水岭。如果是一个科学理论问题,那么此科学理论就一定是可证伪的。如果一个科学理论不能证伪,就不是科学理论问题,而是哲学问题。也就是说,当你提出一个科学理论的时候,你应该明确地认识到或明确地提出来你的科学理论在什么情况下不成立。如果一个科学理论理论在任何情况下都对,就不是科学理论,是哲学观点。比如,我在我阐述我的科学理论的时候,我就明确地提出了,在实验上,如果卡文迪斯实验成立,我的该理论不成立。在抽象理论角度,如果承认重力是外力"引力",我的几个定律就不成立。这就是证伪,也就在表明我的理论是科学问题,不是哲学问题。有了证伪认识,也给一些研究人员一个错误认识,就是,既然是不能证伪的观点,是哲学问题,不是科学问题,(哲学理论是不能得诺贝尔奖的)那么,哲学就没用了。这是目前普遍的错误认识。
    沈建其先生:我在以前浏览此讨论区时我看了你的此贴(32880贴)我就下载了,我认为此贴在科学研究上就一定的代表性。这是靠计算吃饭的理论物理专业的人的通病。……我问你,你凭什么前提来计算的此结果。此结论有什么根据,是谁到太阳表面测量了它的大气的密度。我看是你在想当然地认为是如此吧。我也可以想象(没有证实),太阳的表面的大气的密度要比我们在地球上的经验理解的要高得无法理解。其分析的理由是因为太阳的核聚变反应没有使太阳爆炸,就说明了太阳的表面的大气的压强是非常大的,其压强梯度也很大。如果有气体的压强与其密度成正比规律,那么其太阳表面的大气的密度也是很大的,其密度梯度也很大(不要以为我不懂这并不意味着密度大其梯度就一定大)。那么,如果有如此的情况,谁说太阳的大气的折射率贡献很小。你能够证明我的想象是错误的吗。所以,你的计算的前提是不确定的。那么就不应该把你的计算结果当作定论来说明。就是接近我们地球的金星表面的大气的压强也比我们地球表面的大气压强要高出 400 倍(已经探测的结果),何况是太阳。所以,你计算的前提是不定的,你就不能肯定地说你的计算结果的结论就是对的,再所以,你的结论就证明了爱因斯坦的弯曲时空论也是对的。我再告诉你,现在的许多物理理论家在把他的理论公式变换到实际观测的公式的过程中是做了"手脚"的(其前提的模糊性)。也就是用刘久明先生的话是在变"魔术"变来的。(也就是用什么"修正"变来的。)这是把科学理论研究职业化带来的弊病。就是说目前的众多的职业研究人员太多,都要靠论文吃饭,就变换花样来写没有真正价值的许许多多的论文来。这实在是"僧多粥少(是有价值的经验新结果少)"的局面造成的。
    另外,你在读硕士的时候是物理,而你现在的专业已经是工科专业了,为什么到此讨论区还要以物理博士身份来讨论。我想,你现在经过了几年的出头露面,经过了此讨论区的磨难,你应该有一个感受了,那就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年轻人!你应该有点教训了。如果你记得你给我的 E--mail 中带有轻蔑的口气说什么我的理论是什么中学生都会,没有实质性的东西,仅是技巧而已的话。事实是如此吗。我在以前如果知道你是如此的年轻,我就不会与你一般见识了。
    所有物理规律包含牛顿力学规律,在逻辑上是包含关系。如果惯性参考系概念仅属于牛顿力学,那么,惯性参考系概念也被包含在所有物理规律之中。但是,狭义相对论的相对性原理却把所有的物理规律包含在惯性参考系中,就出现了包含关系的颠倒的情况了。这本身就不符合逻辑。此逻辑的错误会产生许多推理的错误结论。比如,学生包含大学生、中学生、小学生,但不能说中学生里有所有学生的特点。这是包含关系颠倒产生的错误结论。
    至于广义相对论的相对性原理的此包含与被包含的关系颠倒的情况,以及他的解决,我在我的已发表的文章里已经自认为解决了。
    就是我在以前的文章里说的等效原理的内涵不明确且外延无限大的错误。
    你很有思辩能力, 看问题很敏锐。你的话是对的。如果仅仅是参考系问题,你的此话是对的,因为在描述上,它仅仅是描述的手段。但是,你再仔细看看,我在参考系一词的前面还有"惯性"一词。(我在说问题的过程中,我是很注意用词的准确性的。)因为"惯性"仅是牛顿力学的概念,它已经被赋予了仅是力学的属性。所以我说的参考系是有限制的。可以看到,许多人把惯性参考系与单纯的参考系等同了起来。如此就造成了思维与表达的混乱,从而,也就造成了辩论的混乱。
    而你说的:"我认为不要把任何力学对象的属性,比如质量,比如能量、速度等,加在参考系概念上。工具永远与被操作对象在逻辑上属于不同层次。" 这句话里,也表达了我的含义,因为你在此话里说了"……不要把……属性,……加在参考系上……"。
    在此,我也说一下关于此讨论区的讨论“游戏规则”的看法。关于“捍相”的比较标准的人士,应该在此讨论区有他们的存在价值和功劳,起码他们有“会说话的标准教科书”的价值,省得去看枯燥的书本教科书了。也得承认,部分“反相”人士,在没有充分了解(不能说懂,因为相对论本身就是糊涂的)相对论的情况下,来反,就是容易乱点“鸳鸯谱”了,无地防矢了,在闹笑话。当然,捍相人士里也是有部分人也是如此。关于在讨论中有些过激的语言,也没有什么关系,“不打不热闹”,在一个讨论区里总是什么你是“先生”了,什么老师了的说法,也真有点太“沉闷”了。实际上,无论是捍相人士还是反相人士,都是在互相学习互相补充。否则,没有此功能,谁还来。谁也不是“全知全能的上帝”。
    
    二、科学走向何方?
    可以理解,因为对于目前坚持自己的观点的民科大都是五十左右,往往是用了他们几十年的工夫及精力,有的是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研究的。你叫他放弃他的主张是残酷的。因为是他们几十年的血汗。但是,科学本质就是残酷的,就是官科也是如此。而民科多了生活拮据的代价。科学就是研究真理的,真理只有一个,每个时代都有许许多多的科学方案都要在其中站住脚的一个方案面前被淘汰,这就是残酷。有的民科人士陷入了几个误区。一个是总要是与主流科学人士比什么学术水平,就上当了,而应该提出你与主流科学观点不同的地方就够了。二是总是要写什么大部头的论著,少则几十万字,多则上百万字。如果官科人士写大部头的论著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学术水平,是为了提高自己的学术地位,是为了晋级而东凑西凑堆字,可以理解。而民科也如此效仿就没意思了,你没有晋级的位置,也上当了,是在时间和精力上的巨大的浪费。三是总是要建立什么“终极理论”,实际上没有终极理论,否则一万年后的人类就没有什么研究的了。应该认识到,就是人类在地球上继续存在十万年,也不会把自然界彻底的认识清楚。何况我们人类的文明历史才几千年。我们人类只能是在每个时代进一步地认识自然界规律一点点而已。四是写些大部头的论著,面面俱到,有的论著其实质只不过是学习心得的意义而已。总之,在历史上的科学大师写的大部头论著是为了说明他的每个科学结论而已,当他们的成果被人理解后,此大部头论著就完成了它的使命,最后留下来的也就几句话而已。所以,归根结底就是有真正有价值的新东西,才是标准。事实上,往往是因为没有准确的认识到真理,才出现大部头的论著,认识不清楚才多说。真正的真理不用多说。
    你说告别挑战相对论论坛之际给各位战士的赠言是,应该从科学开始的地方开始研究科学,这句话很重要。
    但是,你说的具体的例子,我认为不应该局限在此。你的此话作为一个原则,是很有意义的。而我说的科学开始的地方,是指客观事实(现象层次)及经验事实。一个人要想在科学上有所建树(原创性理论),就应该时刻注意此科学开始的地方。我们大多数人都是在学了一些理论后才思考的,但是,这往往产生了一个不好的思维惯性,就把其理论的思维方式在头脑中固定了下来(思维定势),就不容易摆脱此思维定势。而新的理论就往往必须摆脱此思维定势下才建立起来的。为什么那些原创性的科学家一般都在没有系统地学习原来的理论的情况下,也就是在他的年轻时代,就开始了新的理论的思考,也就是因为在他的年轻时,还没有形成原来的理论的思维定势。举例:牛顿在他上大学期间因为发生了鼠疫,为了躲避瘟疫放假在乡下,有了时间才有了他的引力雏形;所以,我对没有经过科学系统知识训练的年轻人的发言为什么很宽容,就是因为如此。所以,对在此讨论区的一些人的发言,我认为就是没有摆脱原来的理论的思维方式,在那里颠来倒去的,就没有什么大的出息。所以,如果你看了我的此贴,就要时刻地检查自己:我的观点及议论来自什么理论?我有没有摆脱原来的思维定势。原来的理论开始的地方(经验事实)在哪里?
    另外,我们现在缺乏的实际上,就是没有人去在原始材料的海洋里去寻找真理,都想不费力气在数学公式里演来演去企图得到说明突破,而另些人,就停留在经典的教科书范围内来反对相对论,也是只得被人嘲笑为什么江湖。另外,我再说一说,动不动推翻什么理论。实际上历史上的理论被推翻的理论很少很少,基本上是被新的淘汰的多得多。牛顿理论不自恰,有问题,就出现了新的广义相对论来试图解决,而广义相对论又有问题,那就再出现新的理论解决而已。到目前,可能有人认为(是被我国的媒体忽悠的)扬震宁等推翻了宇称守恒定律,就以为可以推翻什么理论是真正的研究。实际上,不是推翻了,而是指出了有局限性,否则,为什么李政道为什么到今天还在讲对称理论问题。另外,所谓的宇称守恒定律的实质是归纳的结论,不是真正的理论问题,在此方面我在此就不多说明了。我在以后如果有时间的话,我就此方面的科学哲学问题再详细的说一说。
    如果一个人的科学研究的方向和路线错了,可能浪费他的一生的大部分时间和精力。黄得民的研究狭论的方向和路线错了。实际上很好理解狭论的实质,因为在其公式里仅有四个量,其中光速是常量。其他的绝对时间间隔量、相对时间间隔量和光源物体与接收光信号的物体之间的相对速度这三个不确定的量。如果知道了其中三个不确定的量的两个,就知道了另一个。我想就是中学生也能够理解。可以设想在未来的接近光速的宇宙飞船上带着绝对时间的钟的时间标准,用一定的时间间隔用电磁波(也是光速)做信号向地球的人发出其信号,在地球上的人就测得了其信号的间隔发生了变化,(注意,地球上的人已经知道飞船上的信号间隔,因为就是预先设定的。),就可以用狭论公式计算出飞船相对我们地球的速度。但是,此计算成立,就必须认证光(电磁波)在空间中的传播的速度不依赖任何参考系这个前提。如果依赖,如此的计算就不灵了。但是作为狭论本身的道理,还是成立的。如果用其他信号(如用机械信号来模拟,也非常容易理解狭论的道理。你的物质作用论,仅是一种观念。但是,它不具体。可以从许多角度来理解。这不是具体的科学研究问题。你把狭论也当作(或理解为或试图把狭论安上)物质作用性本身,就无法反对相对论了,因为,就是因为狭论被赋予了物质性(就是什么人的寿命可以延长了等)才创造了如此多的狭论神话。才使人们对它膜拜。
    对于 yeboyebo 的用碰撞角度,来试图解释为什么有引力作用,也是物质作用论的翻版,此所谓的物质作用论在观念上,还没有摆脱牛顿力学本身。是其本身形成的,用许多人说的,就是机械观(我不愿意用什么机械唯物论的帽子)在从牛顿时代以来,已经有许许多多的人就已经用你的机械角度来创立解释引力作用的理论,虽然有不同的形式,但是实质上都是如此。可以说,对如此的机械作用角度的引力理论,可以用一个问题就反驳了,就是,你假设的微粒子你能不能发现到。这就足够了。我是在今天中午看到了你们的帖子,我是好心,不要再浪费你们的生命了。要研究科学,得首先看准了方向和路子。首先是要花许多时间了解科学的实际的历史。因为在科学的历史上有不胜枚举失败的理论,要吸取他们的教训。研究科学不能孤陋寡闻。
    如果相对论时代结束了,今后的科学怎么发展,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仅就我的知识结构角度来说一说。
    可以说二十世纪是一个在历史上科学的非常的时期。一方面,在科学技术方面无论是深度和广度都是令人激动的时代,计算机、登月,原子能,生物工程、手机、电视等等,科学的认识手段的扩展,哈勃望远镜、电子显微镜等。我不能用几句话就能够说全的。它完全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但是,在科学理论方面,尤其在理论物理方面,又是一个梦魇的时代。它把人们的认识引向了数学游戏的梦幻世界。人们的真正的认知被引向了无科学真知标准的迷宫。关于测量的小理论的狭义相对论和没有彻底解决引力问题的广义相对论,本来就是许多科学疑案中的两个。却被吹得像肥皂泡一样。
    我在此我非常欣赏思林的一个思想:就是您应该是从科学开始的地方开始研究科学,即从已知无误的科学常识出发。我们今天的理论科学已经脱离了这个思想。我们目前的科学就像得了精神分裂症的患者,一方面在科学的实践方面有了巨大的飞跃,在科学理论思想方面又在脱离实际脱离无误的科学常识的抽象梦幻世界里旋转。
    我觉得,我们今后的科学向那里去,这是我们目前时期要解决的事。
    但是我首先觉得,要把二十世纪的科学实践的背景与以前的世纪要有个比较的研究。就可以大概知道今后科学的方向。今后的科学的前沿阵地在那里?我认为,首先是天文方面将有巨大的空间。因为科学实践及观察已经积累了丰富的原始材料。需要有人去归纳总结新的经验事实,这不是理论物理的方向所能够解决的。另一方面,就是微观方面,虽然在二十 世纪在微观方面获得了丰富的原始材料,但是,量子力学等微观的理论也仅是描述。所以,关于微观的科学理论要发展的话,就必须要有个观念上的反常的飞跃和变革。每当另一个新科学时代要开始的时候,都要有一个新哲学的先导。我们目前的科学已经迷失了它的方向。所以,我们目前也是需要一个大哲学家的时期。它为以后的科学发展规定新的思想操作系统,新的标准。由于时间限制我就不多说了。
    
    三、什么是物理事件?
     狭义相对论用事件来描述,而“事件”是模糊语言和非科学语言。我认为王达水先生的关于“事件”的这句话:
    《“P事件”由三个概念组成,一是 P 是谁,二是什么是事件,三是“P事件”。P 是相对论中除静止与运动的坐标系和那束光之外的研究对象。“事件”指的是在某一确定的空间和时间,一个确定的物体或者是一个研究点(甚至是数学的点),事件的概念在系统论中最为基本。三是“P事件”,是指相对论中那个有具体坐标位置的点(物体或数学上的点)之研究对象,》里关键的就是““事件”指的是在某一确定的空间和时间,”这句话。而“点”也是空间里的概念。
    实际上从狭义相对论里涉及到的“量”仅是空间和时间而已,(速度概念也仅包含时间和空间因素)。但是,问题就出现在这里,“事件”这词容易和日常用语混。这一混,不要紧,把人的寿命可以延长也带进来了,又推出了什么时空隧道的一系列“神话”来。如果一头母鹿生出一头没有肚脐眼的小公象来,如此的“事件”怎么能与狭义相对论有关?狭义相对论的“事件”应该仅是指时间间隔或空间间隔。而经过“光信号”后的“时间间隔”事件也仅是“观察”间隔,不是实际的“间隔”。狭论的另一个模糊语言就是“钟”代表时间,及“尺”代表空间间隔。这又容易带来思维的混乱。另外,狭论从其数学式角度,有四个量,其中的光速是常量,另外的三个量是不确定的量,我想,只要是学数学比较好的中学生都可以知道,此“变换式”是不定方程,从函数角度,是三元函数,要确定其中的一个“量”就还得有另外的两个方程。所以,有人不注意到此点,就在什么“同时性的相对性”那里搅和不清,怎么能够搅和清楚?至于狭论的“实质”,我我想就不在此重复了。我想,如果把此方面的“糊涂”语言归于爱因斯坦,我可以说,爱因斯坦的语言表达能力实在是太差,也许他本来就没有太“清楚”。但是,无论如何,爱因斯坦的确有“功”,也就是把运动学里的关于“测量”的操作性问题给牛顿力学的运动学方面补充了上来。但是,爱因斯坦的蹩脚的继承者们,在狭论是仅关于“运动学”方面的问题,笼统地把整个牛顿力学归于其的“近似”情况,这又是糊涂的推论。在此方面,刘久明先生就把此糊涂的认识“缕清”了。
    至于广义相对论的模糊语言就是对等效原理的描述为什么在“……所有的物理事件”或“……所有物理规律”都一样(或相同)的说法。由此带来的后果,就是把“光”规律也带来了,也是“都一样”了,由此又产生了一系列的错误(将成为科学垃圾)推论,如什么黑洞等。至于对此方面的分析,我已经在我以前的言论及文章里说过了,在此就不多说了。
    我刚才又浏览了一下此讨论区,我看到了在讨论什么坐标、参考系、惯性参考系等类问题。我也谈我的看法。
    1、单纯的坐标系仅是数学问题。2、参考系是属于物理问题,但是仅从其本身角度来说,也仅是物理的运动学问题(运动学就是在数学几何因素再加上时间因素,几何加上时间因素,就可以构成了“速度”因素)。3、而惯性参考系就应该有时包含动力学方面的问题了。
    在实践操作角度,我们“看到”的仅是参考物,而参考系是在参考物的背景上人为地用上了数学的坐标系。在此应该有两方面的角度来思考,一个是从抽象的理论角度,另一个是从具体操作角度。如果不分此两方面,容易纠缠不清。比如,在抽象理论角度,可以把参考系范围变得无限大;但是,落实在具体上,比如以人造卫星为参考物的参考系在它的周围很小的范围内可以看作惯性参考系,但是,如果把此参考系的范围变的很大,大到整个地球周围的范围,就不“灵”了。所以,有人总是在说什么“某某存在吗”的问题,实际上,往往就是分不开抽象与具体的思维方式。数学方面的问题实际是已经是很抽象的问题了。另外,我们在讨论这方面的问题时,应该首先提出是在抽象理论角度还是在具体问题的角度为前提来讨论的。否则就纠缠不清。在涉及到具体问题上,也要有针对性。比如,我们在讨论绕地球公转的人造卫星的运动时,(仅是涉及到地球与卫星的关系)所谓的参考系就是地球周围的空间,不能涉及到银河系的参考系问题,如果涉及就复杂了。
    而什么“惯性”或“非惯性”的参考系,实际上,还是牛顿力学范围的概念。还是在牛顿惯性力学的“范式”,由于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对牛顿力学的基础(范式)这张“牌”没有洗好,所以就造成了如此的在此方面的思维的混乱。而此方面的问题是属于理论概念内涵的重新规定的问题,也就是需要科学共同体来重新“约定”的问题。而目前没有这方面的统一的重新“约定”,所以,就没有必要在此讨论纠缠了。如果说数学(包括在此讨论的什么“系”)是人的外形,那么,把它移到物理方面来,就得“赋予”它的物理性,而重要的是,“物理性”就是相当于人的灵魂。没有灵魂的人就是“僵尸”或是“精神病人”,同样,没有明确的准确的物理性数学,也是“僵尸”理论或是“精神错乱”的理论。所以,目前的广义相对论就是“精神错乱”的理论,如果你学好它,你也就“错乱”了。有人总是说谁不懂相对论,实际上,要理解此说,一般是说一个是专业人士的水平就是懂,但是,我的理解,应该是真懂才算是懂,而“真懂”就是还要懂它“错乱”在什么地方,懂它“错乱”的根源,如此才可以设法“医治”它,(对症下药)。比如,有的反相人士就是不懂狭义相对论错乱的地方,以为光速可变或有超过光速的情况,就推翻了,实际上,此角度就不是“推翻”的关键;以为在找它的公式的推导的错误角度来推翻它,实际上,应该想到,在接近一百年来,那么多的数学家都是“白痴”?也就是说,从“推导”角度也不是“推翻”的关键。而是它的物理意义“错乱”是它的关键。当逆子先生把狭论定位于“观察”(我以此抽象地说是“测量”)的实质及刘久明先生把佳里略公式与狭论公式的关系缕清后,就已经应该说是“认识到其错乱在什么地方”的结论了。有人说什么两义相对论是完全“自恰”,这纯粹是“不真懂”的人的说法。关于广义相对论的“错乱”(不自恰)的地方,我已经在我的有关的文章里大量地叙述了,而且我认为已经在出发点方面,已经“洗好”了广义相对论的牌,(建立了新的范式)之后,就需要其他人来“完善”了。
    刘久明学生探索的过程说明了是从崇拜到“懂”又到怀疑又到“真懂”的过程,也说明了他是有长期思考的经历。而某些反相人士及所谓的专业人士就没有完成此过程。
    我的最后的话就是:不要简单地去下结论说什么理论是错的还是对的。大部分的理论没有错与对的问题,而最后往往是“快刀斩乱麻”来对待,或是赋予真正的“健全的灵魂”或是另建立一个“健全灵魂”的理论来淘汰它。而此方面的过程是非常艰苦和漫长的。
    
    四、转变我们的观念
    1、本来空间时间是物质存在的形式,没有必要在此方面长期的“纠缠”。
    2、在没有相对论出现之前,还没有什么绝对时空观的提法。
    3、绝对时空及相对时空的提法,目前有很大的模糊性。
    4、我赞成雷元星的提法,“光”成了新的“宗教”。
    5、关于狭义相对论的所谓的绝对时空和相对时空,我认为只有两个意义,绝对时空就是客观的,而所谓的相对时空是“测量”上的“虚”的。所谓的“时涨尺缩”也是虚的。是“观测”意义上的。在测量方面,我们就是要通过此“虚”的时空来求得“客观”上的时空值。我在此讨论区一再提刘久明先生的认识,他自己也许不知道他的认识所具有的深远意义。而他的“深远意义”就在于此。他的几句话在就够了。没有必要在长篇大论地论述什么时空观之类的了。
    6、之所以说此提法的“模糊”,是把动力学方面的内容也混进来了。什么惯性参考系的提法就是动力学上的东西了。而狭义相对论不是动力学。
    7、本来此方面的大量的关于时空观的论文从爱因斯坦时代就开始了,到如今还是没完没了。我想齐新作者本人有体会,此方面的文章实在是太多。这都是由于相对论(狭义及广义的)理论是“糊涂”理论带来的后果。我们只有认识到糊涂的地方,此方面的“泡沫”状态就应该消失了。所以,我认为,对狭义相对论的“实质”的认识,就是逆子的“观察”意义,刘久明的把牛顿力学和狭论关系的认识,及我的“测量”实质的认识,就已经提供了消除“泡沫”的冲击波了。离开狭论的实质离开狭论的产生的过程,来空洞地讨论什么时空,没有什么太大的科学价值,也没有什么哲学上的对今后科学的太大的指导意义。它是狭论的“衍生物”。在此方面要想说清楚,只是越说越多,也说不清楚。
    8、实际上,弄不清楚的根源还有“参照系”问题。可以说许多人不知道什么是理论的抽象什么是具像。在理论上讨论什么参考系是抽象的。而落实到集体具体的方面时,就应该把它具体情况具体对待。
    9、爱因斯坦把“光”在狭论里是当作测量工具或测量标准来对待的。在广相里,“光”又是测量是牛顿惯性空间及引力场空间的工具。弯曲时空就是以“光”的短程线的运动定义引力场的。是测量角度的认识的。是操作角度来规定的。把什么绝对时空和动力学里的牛顿惯性空间混在一起了。所以,我们不从操作角度,从原理角度,我们就应该规定,牛顿力学的空间用均匀空间来代替比较好,来对应引力场空间。当然在爱因斯坦那里没有此方面的清晰的认识,所以,就带来了如此的在“时空”方面的“泡沫”现象。
    总之,在没有弄清相对论的实质以前,在没有代替广义相对论新的理论出来以前,此方面的说不清道不白的关于什么“时空”的论述是不会停止的。关键的是,对狭义相对论的实质的认识,关键的是代替“糊涂”广义相对论的的新的理论的产生,才会结束没完没了的如此的论述。
    重要的是要转变我们的观念。我在此顺便提到“久广”先生,我有时为什么不给你回帖?是因为我认为你在对我的一些论题的认识及问题,首先,我认为你还不充分了解广义相对论;再就是你在引力方面你看的资料太少。比如,我提到在微观没有发现“引力”时,你就从牛顿力学观念角度来解释,实际上,如果你多看到此方面的大量的资料就应该不是如此的“解释”。还有“大山”引力测量问题,实际上以前有许许多多的资料已经有了结果,可是,有些人在此方面还是在纸上谈兵。有人把对相对论的认识分为“反相、改相和捍相”三类人,反相者你反什么?你都不了解相对论,仅从它的几个“悖论”角度就以为推翻了?太容易了吧?我说过,如果是理论上的问题,一般是新的淘汰旧的,在没有日中心说出来之前,你能推翻“地中心说”吗?在没有发现氧气元素之前,你能推翻“燃素”说吗?……。改相者你改什么?你不知道其实质,你从哪里改?捍相者你捍什么?这基本上是不太懂的的盲目的崇拜者,还有是正在学的“博士”们,真正的专业学者为什么不发表言论?就是因为他也知道有的地方也就问题,也觉得不好多说。有的主流学者很明智,就是对带不清楚的东西就是以“保持沉默”来对待的。
    
    五、认识相对论
    我虽然对挑战狭义相对论没有兴趣,而我主要地集中在广义相对论方面(广义相对论问题实质是关于引力问题)与狭义相对论实质没有多大的关系,这在科学界也是有了共识的。虽然广义相对论也用了狭义相对论的公式。目前此讨论区经过了几年的争论,大浪淘沙就剩下几个人了。实际上已经初步地有了些共识,是有成果的。在光的本质上的讨论是没有结果的。因为我们还没有超越传统的是粒子还是波的鸡生蛋蛋生鸡圈子。关于光的本质的认识,我朦胧地感到,除非我们的观念要有一个反常的飞跃,此飞跃也涉及到量子力学。否则要解决此问题是没有希望的。而要解决狭义相对论问题,实际上与光的本质没有太大的关系,如果,谁承认了逆子先生的狭义相对论仅是观察的实质(测量实质),那么,关于挑战狭义相对论就有了其起码的出发点。那么为什么把主攻的方向定位于"光速不变"方面!
    1、相对论的产生有它的历史的必然。之不过是在产生他的一百年里科学界误解了他。当初马赫把牛顿力学忽视了参考系的问题提了出来。就是说,牛顿力学中的运动的参考系问题是不证自明的。但是,在有没有绝对参考系的问题上,一直在争论不休。而当初爱因斯坦等人就走了另一条路线,就是既然没有绝对参考系,就要解决相对的问题。相对的问题就会产生观察(操作问题)于是才有了狭义相对论。我也认为没有绝对参考系。但是,我认为,这是我们科学理论思维没有解决抽象与唯象的关系问题。讨论有没有绝对参考系是没有意义的。
    2、我说过,狭义相对论是测量(逆子先生早已定位于观察)问题,那么就已经承认了相对论是应该继续存在的。只不过下一步是主要认识他的实质问题。在科学里把他定位在什么位置,这是至关重要的。有了其位置的准确的认识,就有了挑战他的范围与目标。也就是说,如果定位与"测量实质",那么关于"光速变与不变"的问题就不是挑战狭义相对论的根本问题。无论光速是变还是不变,都没有违背"测量"实质。变了,再改变公式就得了。
    3、我说过刘久明先生说的比较准确,就是他把牛顿力学中的相对性问题与狭义相对论的相对性问题的关系给准确地认识到了(见我以前的有关的贴)。
    4、狭义相对论没有什么实验基础问题,也没有什么实验证实的问题。如果定位于"测量"实质,我可以用极其简单的模拟实验就可以说明他的"时涨尺缩"现象。
    5、我为什么说逆子先生、刘久明先生、梁建中先生已经把狭义相对论问题基本上解决了,就是因为,逆子先生解决了观察实质(测量)问题,刘久明先生解决了牛顿力学与狭义相对论的关系问题,而梁建中先生就是冲破了狭义相对论仅是"时涨尺缩"问题,还有相反方面的问题。
    6、那么今后还要挑战什么!我不知道。如果把狭义相对论彻底的推翻了,那就还是回到牛顿力学那里去吧。但是关于参考系问题(测量问题)还是个空白。谁去填补这个空白(也就是我在前面说的是历史的必然)最后,至于有人说什么在“飞机运载原子钟绕地球运动实验”中有了原子钟慢了快了的结果。此实验从原来狭义相对论来说,飞机是低速运动,是不能得到 ' 时涨 ' 结果的。此实验问题于狭义相对论没有必然的联系。(其理由我在此说不完)我的结论是挑战狭义相对论的关键不是 ' 光速变不变 ' 的问题。其关键是我们怎么恢复其本来的实质,去发展他。狭义相对论被科学界误解了近一百年。应该去掉他的神秘的外衣及其由于误解而产生的许多的派生的错误的东西,如什么人年轻了,时空隧道了,改变了人们的时空观念的巨大意义了等等错误的东西。
    黄先生,你说,相对论起源于光速问题,可以说,没有光速问题,就没有相对论。
    我说:狭义相对论有两个起源,一个是洛仑兹;另一个是爱因斯坦。洛仑兹是从微观电磁角度导出了洛仑兹公式;而爱因斯坦是他在他的十二岁时就思考的一个问题,就是当超过光速时会看到什么情况发生?而到后来,爱因斯坦导出了他的狭义相对论公式的时候,他也不知道洛仑兹已经发表了洛仑兹公式。但是,其数学形式基本上是一样的。所以,从爱因斯坦角度,他的狭义相对论的起源就是 ' 观察 ' 。就是从洛仑兹角度,也不是起源于光速。所以,关于狭义相对论实际上有两条路线,一个是洛仑兹路线;一个是爱因斯坦路线。洛仑兹路线涉及到了微观物理问题,所谓的 ' 质增 ' 问题就是如此路线。而爱因斯坦路线从他的起源角度,是宏观观察角度。只不过爱因斯坦在看到洛仑兹的文章后,才又把洛仑兹的问题拉到了自己的理论范围内。我不愿意浪费时间去探讨他们到底区别在什么地方。既然都说爱因斯坦的相对论,那么,其起源当然是 ' 观察 ' 。
    你说,相对论并不是个测量问题,在这一点上逆子等人有误解,如他常常提到的多普勒效应问题,在经典理论中确实只是个观测问题,但在相对论中,它既考虑了考虑问题(与经典相同),同时还考虑了由时空引起的时间膨胀,多普勒效应是由这两部分组成的所以已不是个单纯的观测问题,又如质增问题,实验确实证实有质增现象(而且在相对论前人们就已注意到),所以将相对论定位于观测理论是不合适的,严格说它是一种时空理论(牛顿理论是一种物质作用理论)。
    
    我说的挑战相对论的根本问题不是光速问题的理由有下:
    1、我说过逆子把狭义相对论定位于观察实质是对的。我说过:狭义相对论仅是测量实质也是如此。也就是说,是信号实质。既然是信号实质,那么,光在狭义相对论里,光仅是作为信号的载体的意义而有其意义的。不涉及光的本质等光学(物理光学及电磁学)。如果不把狭义相对论定位于此。挑战他就会走弯路。虽然爱因斯坦没有认识到此实质。我们作为他的后人,就不能局限于此。我说过,许多原创性的科学家对他的理论 的实质是很少认识到的,往往是在他的后人那里才认识到的。如果在光速不变的前提下,其公式的推导过程又没有错误,就无法推翻之。重要的是,对其公式的物理意义的理解。如果,光速可变,我们就根据其信号实质,再建立一个新的公式,来达到测量意义的新的手段。(相对论的实质是使用运动学的方法解决动力学问题。youngler)
    2、如果有什么超光速,就以为推翻了狭义相对论,也是徒劳。因为光速是速度的极限的说法认识,就来源于狭论本身,是错误的外推。既然是错误的外推,那么,在实验上有超光速的现象也不为怪。狭论就是在不超过光速的前提下成立的。况且,超光速的东西是不是作为信号来用的等等,也没有说清楚。
    由于时间问题,我没有说全,以后再说。
    刘久明先生:我建议您还是把你在此讨论区的议论写出来。哪怕是几百个字也好,发到《当代物理世界--物理论文集》网站。科学真理不在于字数的多少,而在于实际的内容。当初发现脱氧核糖核酸结构的文章只有豆腐块大小,发表在英国的《自然》杂志上,不也得了诺贝尔奖了吗。
    李绍明先生:实际上,我早已经拜读了您给我的文章。我为什么一直没有回答您,恕我直言,由于每个人的知识结构不同,而且您的文章也是属于创新的文章。我只对我研究的东西的知识可能多点。所以,我没有敢表示我的意见。我怕由于我的知识的缺陷,误导了您的创新的观点。所以,请您谅解。我这次给您的回答,我也是担心您认为我有什么自高自大的感觉。实际上不是。抱歉!有机会我会与您交流的。
    我看到有许多人在探讨科学问题的时候,总是一股脑地把许多的科学概念和理论混在一起胡乱地思考。这是在浪费时间。当我们在思考某个问题时,首先要思考此理论或问题是属于什么问题,在科学中,它在什么位置?它与其他的理论有什么区别?区别在什么地方?它是研究什么问题的?等等。有了明确的区别,就有了认识它的实质的前提。比如,狭义相对论与牛顿力学的区别是什么?它是研究什么问题的?广义相对论与牛顿力学的区别,是研究什么问题的?我在认识狭义相对论的时候,就首先思考牛顿力学是研究什么的科学?狭义相对论是研究什么的理论?等等。
    有一个认识区别的方法,就是它的基本概念是什么?在别的理论里有没有?如果也有,就不好区别。如果没有,就说明此理论的基本概念就是区别与其他理论的根本之处。另外,还要看它的经验基础是什么?它是由什么经验事实引发了它的理论。
    比如,狭义相对论的基本前提是光,而光在其理论起的什么作用?就是信号的作用。没有其他的作用。这就是问题的实质。所以,狭义相对论就是关于用光来作信号作为测量的工具来运用的。而与牛顿力学的区别及关系,我认为在此讨论区中的刘久明先生就把此问题说清楚了。所以我多次建议刘久明先生得快点把他的明确的认识写出来正式发表,就的如此的原因。
    而广义相对论就是关于引力的问题的科学。是因为牛顿力学中的在重力与引力和惯性的不自恰引起的,所以,广义相对论研究的内容还是牛顿力学范围内的问题。因为在广义相对论里还有质量、运动、速度、惯性、引力、等牛顿力学里的基本概念。而把非牛顿力学里的光因素引进到牛顿力学里,就混乱了。其区别也不清楚了,而广义相对论的经验基础也不明确。所以,人们就得反对他是有道理的
    相对论的问题该结束了。讨论问题首先要探讨该问题是研究什么的,它要解决的是什么?为什么会产生它?它是在什么历史背景下产生的?一个新理论的产生有两个原由,一个是原来的理论存在问题,一个是原来理论没有涉及到的领域,或两者都有。而相对论的产生的历史原由就是牛顿力学有两个方面没有意识到:一个是确定其运动的参考系本来就不是确定的;再一个就是被牛顿认为的外力的惯性力没有来源。于是,前一个问题就产生了狭义相对论,后一个就产生了广义相对论。对于第一个问题:在客观世界里有没有确定的参考系,也就是通常说的绝对参考系。这是到如今还在争论的问题。既然没有绝对参考系,就只得走另一条路线,就是用一种测量手段来达到确定被测量物的运动及距离或时间状态。于是,就产生了狭义相对论,就是用光的不变的速度并且不依赖任何参考系的速度来作为前提,才可以用之,如果光速也依赖某参考系,那么,狭义相对论就被推翻了。所以,狭论的前提必须是不依赖某参考系,这是狭论的根本前提。这也是四维空间概念的产生的原由。至于光速变与不变问题,不是根本的问题。因为如果知道光速的可变的规律,照样也能够作为测量工具使用。所以,狭论与牛顿力学的关系是对其补充的关系,也就是对在操作上,要有个补充。所以,狭论被推翻了,也必须要有个解决没有绝对参考系的情况下,来确定某物的运动状态的理论要解决它。所以,不能留下空白。这是狭论产生的实质问题。而对于创立狭论的人或它的继承者来说,都没有确切的意识到这一点。
    可悲的是,把如此的测量问题被吹捧为改变了人们的时空观,又理解为真实的时间可变,也就是什么人的寿命也可以在接近光速的情况下延长,这可是走歪路了。进而又把其他的无关的因素也带了进来,如什么质速关系等,路子就更走歪了。因为,狭论的前提就是速度,时间空间这三个因素。所以我说过,狭论就是属于纯运动学的问题。在前几天,马国梁先生说,狭论的本身没有太大的问题,就是物理意义不明确的认识是对的。而黄得民先生说的狭论是错误的,但是有实用意义,我认为他说反了。目前,仅就光的角度来说,狭论没有任何实用价值,也许有这么一天,我们的航天器接近了光速,当我们测量它的速度的时候就可能用上了狭论,因为电磁波也是光速。如果谁把狭论的在任何参考系里的光速都不变的前提推翻了,那么,狭论也就被推翻了,狭论也就永远没有实用的价值了。但是,怎么在没有确定的参考系的情况下来确定某物的运动状态问题还是个问题。我意见是既然没有确定的参考系,那么,就只有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了。
    至于广义相对论问题,我就不多说了,因为我在我的许多篇文章里已经说过了。我在此只是简练地说一下我对广义相对论的改变的意见。就是因为牛顿把重力当作外力时(也就是引力时),也把惯性力也当作了外力。而爱因斯坦反其道,把引力因素归于与原来的不同的空间。然后,就用参考系的变换来解决之。结果还是迷雾重重。我把重力归于物体本身的属性的时候,(也是爱因斯坦的最初的正确认识)问题就完全解决了。当我把惯性力学三定律总结出来后,实际上,广义相对论作为过渡性质的理论已经结束了。
    你说:相对论的原理及思想看来没有必要去考虑,因为它本身就不是物理方法推导出的东东。可是我们面临的许多现象该如何解释它呢?马先生把物体的重力归根于物体所具有的属性,这也可以把万有引力舍弃。这暂且不论这个取舍原理的对否,我想看到新的解释方法所预示一种什么新的物理现象吗?如果大家看不到你的新思路的优越性所在,也就不会轻易接受新的观点的。我一直持有这样一种观点,无论你是一种什么理论都在来解释具体的物理现象的。解释现有的现象是第一位的,预示新的现象就是在验证自已的理信纸。大家都认为相对论是错的,可是为什么电荷的加速度为何会随速度降低呢?为什么观测者测到光的频率与波长的乘积永远是一个恒定值呢?双星光谱该如何解释?为何掠日光线会产生偏折现象?水星为何要进动?只有能解决这些具体的物理现象,才可能是一个成功的理论。
    
    六、引力问题
    1、我在本讨论区上面置顶里就已经说了,要学会把问题分离开。你在此贴里的三个问题:a、电荷的加速度为何会随速度降低呢?b、为什么观测者测到光的频率与波长的乘积永远是一个恒定值呢?c、双星光谱该如何解释?不属于惯性力学范围内的问题。也就是牛顿力学范围以外的问题。所以,我不能解释惯性力学范围以外的东西。
    2、至于为何掠日光线会产生偏折现象,我们已经达成共识,是由于太阳大气的折射,这解释也不是惯性力学范围的事,是光学的常识。
    3、至于水星为何要进动?问题,也要分离开看。我总结的惯性力学三定律,是关于物体在重力场内的运动及其它力作用物体的问题。而单纯的重力场问题又是一个独立的问题。你说的此进动的问题是单纯的重力场独立的问题。因为水星作为太阳重力场内的物体已经是惯性运动状态。而水星的进动问题是太阳的重力场的强度分布及随带的其它效应问题。
    4、所以我在我的文章里已经把物体在重力场内或在牛顿空间内的问题--我总结的惯性力学三定律就是单纯的此范围内的问题。与单纯的重力场问题已经分离开了。
    5、而单纯的重力场问题我在我的文章里也大量地叙述到了。比如我说了重力场仅存在于某些恒星、行星或某些卫星的周围。我们通常的物体像石头等周围都没有重力场。这就是我的除了我总结的惯性力学三定律以外的属于经验命题层次的结论。而我总结的三定律是理论公理化约定命题。
    6、而理论的公理化命题是解决了理论的出发点,也就是达到了理论的自恰问题。我想你应该看到了我文章里的用惯性力学三定律推导出牛顿第一二定律及落体定律及牛顿引力定律的过程。这就是理论的自恰的解决。也就是说新的理论必须包括原来的理论所有正确的成果。当然,在此新的理论里,也改变了原来理论错误的理解。这是其一。然后,再就是你所说的,还要重新解释原来的现象。而解释原来的现象,也包括把不属于原来的理论范围的现象剃出去,(比如,把光线在太阳附近的偏转问题从广义相对论中剃出去了,变为光学的常识性的解释)也包括重新解释已经解释的现象。也包括原来理论所解释不了的现象,同时也包括解释新的现象。而这些我已经在我的文章里已经谈了不少。
    7、我说的要学会把问题分离开,不仅仅指此讨论区的人,就是爱因斯坦也犯此毛病,如把光的问题也扯进到惯性力学里来。我在我的理论里就把广义相对论的光的因素给剃了出去。
    8、而你着重说的新的理论要预示新的现象,实际上,我在我的文章里已经预示了新的现象,就是在小行星上没有重力场。不一定新的理论一定要解释现成的已知的新现象。这要看是不是它涉及到的要解释的范围。
    9、我再说一说,爱因斯坦的关于水星的近日点进动及光线在太阳附近偏转的问题,就是说,理论的证实问题,我在我的《物理理论的结构》文章里已经说过,不能简单地说证实了理论,而是要经过经验命题这个环节,就是说,证实,仅仅是证实了理论的经验命题部分。所以,这两个现象证实问题,实际上,不是证实了爱因斯坦的弯曲空间的理论。实际上,许多人没有看到如此的环节,就是爱因斯坦在此问题上,还是转化为牛顿的引力势来计算的。是直接在引力势的这个经验命题上来计算的。而单纯的引力势问题就是我上面说的,就是单纯的重力场问题。而所以说,爱因斯坦计算了光线在太阳附近偏转的问题,实际上,太阳的大气密度分布与引力势基本上是一样的。在此,我就重新解释了此现象。
    10、最后,我还是要强调一下,就是目前的科学界的许多人,也包括本讨论区的人,就是没有把问题分离开的研究意识方法。所以才把问题弄得云雾重重,把问题弄得越来越复杂。这是目前理论界的通病。
    11、我最近在北京办事,有点空,就来此讨论区聊聊。以后就要没有时间聊了。不过,我要是有点时间还是要浏览此讨论区的,因为,我也曾经是此讨论区的常客。我认为,创建此讨论区的版主是有功之臣,( 当然也不排除其它反对相对论的讨论区的班主的功劳 ) 可以说,在反对神话的相对论方面,已经取得了它的胜利。也许,都认为没有什么,实际上,已经潜移默化地影响了人们。这在今后的历史上会显现出来的。这是互连网时代带来的民主。
    
    你说:小行星为何会绕恒星转呢,这是因为它受到恒星万有引力的结果。引力作用是相对的,不是单向力。
    恒星对小行星产生作用力,反过来小行星以恒星也产生相等的万有引力。
    小行星对恒星有万有引力,同样它也对其周围的物体施加万有引力。这也应是牛顿万有引力的最为基本的思路。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理由来说明小物体间没有万有引力。我也希望您能拿出更为合理的解释来回答我的疑惑。
    我的回答:对于你的认识,我只有一个结论,这都是现成的教科书中的内容。我也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那个材料已经说明了小物体有万有引力(除了卡文迪氏实验,而其实验问题我已经说过了)。只不过被解释为所谓的引力太小查不到而已。这仅仅是为了维护引力的辩护而已。
    另外,你说的所谓的引力的反作用力问题,到目前,就是那些所谓的物理大师们也在回避此问题,因为如果有惯性离心力就无法再解释公转的行星对中心星体的反作用力。而用惯性离心力,也无法解释其来源问题,因为也把惯性离心力当作了外力。广义相对论就是取消了此反作用力,而精通广义相对论的人在此问题上也是含糊其词。我记得沈建其博士,也在此问题上回答过我,我就在此没有回答他,以后我也再没有回答他就是此原因,因为,我知道就是懂广义相对论的也在此问题上也是不能自圆其说的。这就是目前的无论是维护牛顿力学的人还是维护广义相对论的人都是不能自圆其说的症结所在。这也就是牛顿力学不自恰的关键的地方。也是广义相对论要解决的关键的地方,又没有解决好。我也是反相对论的,但是,我不是凭感情用事,我反对的是把相对论(也包括广义相对论)给神化了。而不是彻底的说它没有任何的合理的地方。这不是真正的研究科学的态度。相对论的产生就因为牛顿力学有不完整的地方,不自恰的地方才产生。而一味的维护牛顿力学,来反对相对论,恰恰是用旧斧头砍新斧头的缺块的地方,都是不可取的。
    
    Jiuguang,你说的小行星也有卫星,我不知道你指的是小行星是哪,我指的是小行星带的小行星。而你说的小行星也有卫星的材料我也看了,因为我是特别注意此方面的资料的。其材料里是说小行星有周期明暗的变化,被认为是有卫星挡住了光线。但是后来已经探明了,是因为小行星是不规则的形状,有由于有自转,才造成了周期的明暗的变化。这方面你可以再去看看原来的材料。
    
    逆子先生,我今天早晨当我打开此讨论区看到了你的回帖的时候,我很兴奋。你太伟大了!(开玩笑)我在以前是有点低估了你的思维能力,(我到目前我更加认为你的科学研究的思维和路子是正确的)我以前我一直以为只有中学生才可以不受传统的思维定势的束缚,没想到在你这样的年龄也可以转变,我实在是有点惊讶。
    你说:星体之间会有万有引力的作用。因为各星体在空间有万有引力施力于对方。星体可以在周围空间建立的万有引力场可以作用于小物体。因为万有引力可以作用于物体。但当小物体与小物体之间呢?它们什么力都不会有。因为小物体不会在其周围空间建立万有引力场,故面小物体之间不会有万有引力的作用。这种观点的主要思想是,量变引起质变,就是由于物体产生了质变才有其属性的变化。也就是说我们一个铁球、二个铁球……二百个铁球放在一块,这里一与二百只是数量上的叠加,没有引起质的变化,一个铁球不会产生万有引力,当然二百个铁球放在一起也不会产生万有引力了。这里的关键是物体数与量的叠加还未能引起质变。我的回答:对!完全对!是质变的问题。
    你说:如果我们把足够多的铁球放地一起的话,这些铁球是万有引力的作用下首先内部产生极高的压力,内部的铁球在巨大的压力下产生高温,并且产生形变使之变成液态。这个过和就完成了量与质的变化过程,这个大物体才会有万有引力的形成。但这里还是说不过去,就是这些铁球为什么会集聚在一起的呢?还不正是小物体之间的万有引力吗?如果是这样的话,以上的推导也就白推了。暂且我还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法。
    我的回答:你的思考方法是对的。在此问题上,可我的意见就是集聚在一起的原因不是由于引力,而是另一个原因,就没有矛盾了。我在我以前的文章里说过,原始星云集聚在一起类似流体旋涡的集聚效应,(当然,也是不能就确定是此原因,因为宇宙中的许多问题目前我们的科学知道的还是非常少,而目前的什么宇宙学也实在是没有什么意义,)许多的星系都是旋涡状就是如此。当原始星云在旋涡效应下的一定阶段,就像你说的,就产生了质变的情况,重力场(引力场)就突然的产生了,所以,我说过,重力场是产生出来的,不是单纯的质量因素就有的。在天体的起源问题上用单纯的引力效应来说明,就是用引力定律也解释不通,因为原始星云的小物体就是有引力也不足以集聚在一起,就像飞机飞到大山的附近没有吸引飞机一样。
    你说:另一种观点是星的组成并不是象上面讲的是由量与质的变化形成,它是先有星核这种物质物体,这种物体吸引小物体才组成星体的。大物体与星体之间的区别是星核,只有大物体内部有星核,它就会有万有引力,它就可以定义为星体了。我的回答:对!这才是科学研究能力,当原始星云突然产生了重力场的时候,也就是星核形成的时候。就是说,有星核的天体,我叫整体天体,才具有重力场(引力场),也就是我说过的,只有恒星或大行星大卫星有重力场,此有重力场的星体与没有重力场的星体在表观上的区别就是完整的球状与不完整形状。我说小行星没有重力场就是因为小行星没有星核也不是规则的形状。(当然这不是本质的区别。)就因为如此。当然,我也说过,就出现了探索重力场产生的物理机制的新课题。
    你说:这此问题发象扯到天体物理学上来了,我这点水平根本不是这块,这方面的猜测成份又过大。近期是不会有结果的。不过,你提到的问题推来推去也怕走到这条路上来。也就是说想讲出一个理由来吧扯得又比较远;仅物体的属性来交待的话,又过于免强。也算是一个老大难问题了。我的回答:当你认识到有重力场的物体(某些天体)与没有重力场的物体(没有星核)的区别的时候,可以说,牛顿力学和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的许多不自恰的地方就自然的自恰了起来。这不违背牛顿原来产生行星的向心加速度的原因与地面上的自由落体运动原因是同一个原因的发现(不是万有引力)也不违背爱因斯坦的弯曲空间角度的理解,因为,在弯曲空间角度说明引力场,就已经意味着把产生引力场的物体(就是你说的有星核的物体)与一般的物体区别开来了。于是,就有了如下的结论,问题就分离开来了,一是有物体(一般的物体或星体)在重力场内,就依重性,二是重力场有产生它的有星核天体的问题的区别。于是,我总结的惯性力学三定律就仅是属于重力场内物体的运动及受力(引力除外)问题,也就逻辑地说明了物体在重力场内没有对星核天体物体有作用力。这实在是重力场独特的地方,不像磁场那样可以互相有力的作用。所以,就没有天体的绕公共质心公转的问题。双星的问题是有待继续探讨的问题,我已经说过了。另外,我也在此说,宇宙中的许多问题有待重新及继续探讨的极大的空间,(不是现在的什么黑洞的宇宙学)我也说过,如果谁想当大天文学家的话,历史的机会来了。而我们许多人在相对论的什么虚无的时空里打转,是没有多大的出息的。
    你说的什么自己不是这块料是太谦虚了吧,这与什么料无关。有了正确的理念和方法,就是真正的料。仅从我的角度来看,你从这几天就把问题给基本上缕顺了,就说明了问题。我在此问题上,已经花了我二十几年的工夫才基本上缕顺了此问题。我是在北京的临时住所给你回帖,我本来今天有事,但是你的回帖,给了我不少的兴奋,我就舍命陪君子了。因为我自己觉得终于有了知音。我为你的探索的精神从我的内心感到钦佩。
    以后我也没有多少时间来此讨论区了,我还得为了肚皮去搞我不喜欢的技术开发活动。以后有时间再聊。
 


来源:老鹤

 
上篇:李红斌先生相对论讨论与研究
下篇:物 质 论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