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世明


王世明致力于“第三次物
理革命”突破和创新(一) [2008-4-18]        作者:《上海科技报》

王世明致力于“第三次物理革命”突破和创新(二) [2008-4-18]

王世明先生的“第三次物理革命”休矣  [2008-5-2]   熊宇丹

 


Submitted by shkjb on 2008, 三月 28 - 10:46. 第七版
  翻开本报2000年6月21日第一版,“逼近第一”的标题赫然醒目。报道的是已故中科院院士、物理学泰斗卢鹤绂和他的弟子王世明教授敢于向物理学传统理论挑战,用实验数据回答世界物理界最为关注却又迟迟没有答案的问题,“逼近第一”,敢于摘取世界物理学研究桂冠的感人事迹。

  8年过去了,当年和卢鹤绂一起搞科学研究的王世明教授已经年届髦耋,然而,为了完成“第三次物理革命”事业,向“第一”逼近,这些年仍然执著地在枯燥的物理研究领域探索,他自筹资金,创办了民办科研机构——上海王世明量子引力物理研究所,王教授孜孜以求的精神,使我对这一陌生且又深奥的领域产生了兴趣。为此,我叩响了研究所的大门。

  记者:为什么说第三次物理革命首先要在物理学理论上突破和创新,它将解决什么问题?

  王世明教授:继二十世纪《相对论》和《量子论》两次物理科学革命之后,如今二十一世纪的物理科学正处于第三次革命大发展的关键时期。这次革命,《相对论》和《量子论》将大统一,诸如:宇宙真是起源于“奇点”大爆炸而正在继续不断膨胀着吗?宇宙究竟是怎样运作演化的?物质宇宙的基本结构是怎样的?宇宙是无限大的吗?宇宙物质的总质量总能量是多少?宇宙物质能无限可分吗?宇宙物质的基本单元是什么?它是如何演化的?整个宇宙又是如何在它的基础上运作演化的?宇宙演化又是如何永恒的?宇宙演化动力的基本来源是什么?宇宙演化动力能为人类所利用吗?……等等等等一系列物理科学尚属未知规律的疑难问题,将一一迎刃而解,人类将能掌握“宇宙演化规律”,从而能为人类自己解救能源危机的灾难;“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的运动,也不会有科学革命的突破”,这次第三次物理科学革命,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就在理论上开始冲刺了,最受注目的就是《弦论》以至《超弦理论》;《弦论》虽然避开了因广义相对论引力场方程“奇点”解导致宇宙“奇点”大爆炸预言的困惑,但却又陷入了因预言宇宙“超重粒子”的困惑,《弦论》所预言的宇宙“超重粒子”能量竟天文数般地远远超过当今最大粒子加速器所能达到的能量,以致《弦论》根本没法检验其是否真是科学的。

  这也就是我们物理科学的科学发展观,作为物理科学工作者就是要为第三次物理革命作贡献。

  记者:王教授,请您扼要讲一下您开拓《相对论》和发展《超对称论》这方面的研究。

  王世明教授:我深知自己走的路是与《弦论》《超弦理论》分道扬镳的开拓《相对论》之路;尽管是将 “光以太的引用是多余的” 这一狭义相对论宇宙观开拓成为“物质宇宙及其运动时空既是引力的更是电磁的”《超对称论》宇宙观,但是这个开拓,仍然只是对爱因斯坦1920年进一步阐明的更完备的新宇宙观“如果在把引力场和电磁场合并为一个结构方面获得成功,物理学就可能成为完备的理论体系”的继承。我说:“爱因斯坦从狭义相对论宇宙观孕育出新的更完备的“引力场与电磁场合并为一个结构”的新宇宙观,而我只是继承了这个新宇宙观,才能开创引力场(G)与电磁场(EM)合并的超对称《G、EM场》结构宇宙观,从而开创了《超对称论》的《超旋》结构论,从而如实反映了《超对称宇宙基本物质单元》的基本结构,开创了超对称旋的《超旋理论》,《超对称宇宙基本物质单元》《超对称原理》《超对称宇宙公式》以至《超对称宇宙演化论》等一系列原始创新理论,得以为物理科学成为完备的理论体系作一份贡献。而宇宙观的开拓,还必然由此引起时空观与质能观的开拓等一整套物理世界观的开拓,从而为发展《超对称论》理论体系奠定坚实的基础”;还必须指出:“如果仍坚持狭义相对论‘光以太的引用是多余的’宇宙观,则《超对称论》就回到《相对论》;”如果《相对论》改持爱因斯坦新宇宙观——引力场与电磁场合并为一个结构,那么,“光以太”的引用就是必须的,则《相对论》也就必然发展为《超对称论》。

  记者:请再简述一下您的《超旋理论》。

  王世明教授:《超旋》与《超弦》的根本不同在于《超旋》是基于“引力场(G)与电磁场(EM)合并成一个超对称《G、EM旋涡场》结构”的宇宙观,而超对称《G、EM超旋场》的客观存在则是此宇宙观的物质基础,这就根本不同于《超弦》,只是基于宇宙粒子能量起源于琴弦式振荡模型的设想而还不清楚是什么在振荡。所以《超旋》可以为第三次物理科学革命大统一理论从探究物质之本的物质世观机理上作出贡献,具体说就是能为粒子物理“标准模型”最后统一万有引力的大统一理论作出贡献,因而也就能从宇宙演化之物理规律探索出解救人类能源危机的出路。可是《超弦》就不能从探索物质之本的物质世观机理上作出贡献,更不知其是否能从探索宇宙演化规律而获得解救人类能源危机的出路;尤其《超弦》的时空维度多达11维,而其结构又不完全清楚,但《超旋》的时空维度则是3维引力运动空间,超对称地加1维电磁波传播空间,并再加1维时间,共5个维度的超对称结构,十分清楚。

  记者:王教授,您谈谈从《相对论》发展到您的《超对称论》,它未来科学的展望是什么?

  王世明教授:爱因斯坦《相对论》质能关系E=mc2预言核裂变能时代的到来,而《超对称论》质能方程?攸ω= mc2预言核聚变能时代的到来,谁能掌握运用《超对称论》质能方程,谁也就掌握了清洁能源核聚变能源的牛耳。显然从此可展望的前景,必然是“科学发展观”带动物理科学大发展,带动和谐社会大发展。

  值此第三次物理科学革命大发展关键时期,理论突破创新决定一切;从理论突破创新与解救人类能源危机两个侧面来评选,《超对称论》《超旋》理论显然已超过了《弦论》《超弦》理论,更十分难得的是:它正是我国独特持有最关键的理论优势,为此建议国家有关方面,有关领导给予极大的关注,给予大力保护与培植,我们坚信,有“科学发展观”的指引,我国能在第三次物理科学革命中夺魁,也能在解救能源危机中作出卓越贡献,而上海王世明量子引力物理研究所也必然不会辜负祖国的期望。

  记者:为什么说从爱因斯坦《相对的论E=mc2》发展到王世明(超对称论?攸ω= mc2)是划时代的第三次物理革命——谁掌握此创新理论之突破,谁就掌握了核聚变清洁能源的牛耳。

  研究所副所长曹琪:我从以下三个方面来回答:

  第一,国际研究机构和物理学家们一直企图找寻一个以简单的基本假设为基础的,又能概括宇宙演化规律的公式,花费亿万巨资、长期实施宏伟的粒子对撞实验计划,冀希望于最后能建立在宇宙物质构造单元上的大统一理论,执物理科学之牛耳,从而向科学要权威,王世明教授突破的原始创新理论正是物理学家们梦寐以求的答案,故已经引起国际物理科学界的关注。

  王世明教授《超对称宇宙演化论》及其《量子粒子聚变律》的研究与其应用之一的《马赫原理的一个直接检验》一文及其一系列预言,1995年在美国发表,被《伽利略电动力学杂志》主编,美国《侨报》,美国《神州时报》誉为“向爱因斯坦《相对论》挑战的新方向”,美国工业物理学家西敏·李和休斯顿大学物理系主任汉格福教授评论说:“这一惊心的重要成就,超前了当今科学30年”,为此,美国科学家在宇航实验室验证了该文一系列预言,所获数据非常成功地验证了《马赫原理的一个直接检验》的预言。

  第二,2001年王世明教授又根据他的《超对称论》提出了《常温下超声微泡催化氘核聚变》新课题的可行性研究,2004年,《超对称宇宙演化论》包括《超对称原理》、《超对称旋论》、《超对称宇宙公式》、《超对称宇宙物质单元》等系列理论,并据此对高能电子对撞中未找到的希格斯粒子质量作出理论预测其准确值为:104.1Gev以及高能粒子物理中正在寻找的顶夸克质量进行了可资实验检验的理论预测(这是至今任何其他理论所不能做到的)。

  正是由于王世明教授开创的《超对称宇宙演化论》所反映的物理科学规律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尤其是应用该理论于太阳核聚变规律如何引用于地球上的研究,所获得的成功,更为提前35-40年实现核聚变能源发电等的和平利用奠定了基础,从而中国乃至人类也就可以由核裂变能时代,尽早尽快进入核聚变清洁能源的新时代,而核聚变能的轻核资源(氘)又可无穷无尽地取自于大海,从此,人类就可以摆脱能源危机,摆脱相应引发的战争危机,进入清洁核聚变能源和平利用的和谐社会时代。

  第三,当今国际热核聚变实验反应堆计划(ITER计划),其技术路线是托卡马克磁约束机制下的氘氚核聚变释放出聚变能,而同时释出的高能的高温(比太阳芯部热核聚变反应温度高万倍)中子,这对于任何管道材料都是无法承受的温度,因而,成为不可克服的“拦路虎”,如能按《超对称原理》改变其设计原理,则也还有可能避开这个“拦路虎”,而不会成为不治之症。

  王世明教授的理论与应用研究重在“另辟溪径”,自二00二年成立上海王世明量子引力物理研究所以来,一直是自筹资金搞研究,至今没有拿过国家一分钱。目前正筹备组建“聚变能源实验室”,更是举步维艰;为尽快实现产业化,希望能获得有关领导、政府部门的关怀和保护,扶持与培植民营科研机构,从国家科技战略高度,专项拨给研究经费,尽早尽快实现《超对称论》研究由理论到实业的转变,为夺取核聚变能源之执世界牛耳迈出重大关键的一步。

  王世明教授:“爱因斯坦根据《相对论》质能关系式E=mc2预言核裂变能时代(原子弹和核裂变能发电站)的到来,而我根据《超对称论》质能方程?攸ω= mc2预言核聚变能时代(纯聚变核能和平利用的清洁能源)的到来,影响到包括生命科学在内的各学科领域都会产生革命性变革。

  科学理论上的重大突破,还必然带来工业技术的全面革命,目前上海王世明量子引力物理研究所正着手准备筹组项目公司,编制项目初步产业化计划和聚变能源实验室,进入数据设计阶段。

  产业化项目:

  1、《超对称宇宙》、《超对称原理》——量子粒子聚变律应用;

  2、非(托卡马克)发电站的轻核聚变堆芯工艺;

  3、非(中子技术)氚制备堆芯工艺。

  记者:你们研究所以上三个项目得到过哪些支持?进展如何?

  研究所副所长王挺:自2005年起,国家中长期科技发展区域战略小组组长孙海鹰先后5次来上海听取王世明教授详细汇报《超对称宇宙演化论》及其《量子粒子聚变律》的研究及其在《核聚变发电》和《非中子技术氚制备》中的研究,同时通过孙海鹰向中国科学院提交了申请科学研究经费报告。列入国家2006年—2020年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目录第44页研究课题, 1、氚的大规模实时分离技术;2、以能源开发为目的的非托卡马克途径探索研究:不但列入了2006年联合国全球南南技术创新与资本市场交流项目;还列入了2006年二省一市(苏、浙、沪)三角洲民营科技企业科技成果转化项目;并于2007年经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诂值转让价人民币1.1亿挂牌。我们拟将聘请国际咨询公司对新设立的上海王世明轻核聚变清洁能源投资有限公司发展和引进策略投资人进行策划。2008年组织召开国际物理学家创新理论发布会暨核聚变能源项目合作投资。

  记者:21世纪的能源危机的根本出路,为什么关键是开发核聚变能?

  王世明教授:随着国际经济全球化的深入和国际间能源相依度的不断加深,全世界寻找和开发人类新能源是摆脱全球能源危机的目标,全球能源开发与合作已成为国际和谐依存的关键,因为现有的煤、石油大体上只能维持人类二百年需要,科学家们公认:核聚变能源的开发将“一劳永逸”地解决人类能源足够长期的需要,大海里的氘足以满足人类未来上千亿年对能源的需求。为此,为探索核聚变能开发出路,中国2006年11月加入了设在法国的“国际热核聚变反应堆计划”,该计划准备花35—50年时间突破理论研究,完成和掌握应用技术,项目总投资110亿殴元,中国分摊十分之一,即110亿人民币是当今中国投资最多的探索性科技项目。

  然而,我国能源工业面临着经济快速发展、环境污染严重的双重压力,因此,另辟溪径走一条中国独立开发核聚变能利用的出路,确具有特别重大的战略意义。

  记者:目前在国际上对《超对称论》研究情况如何?

  王世明教授:目前美国还没有突破超对称宇宙演化理论,也没有突破四种相互作用力的超对称统一(美国著名物理学家温泊格已完成了除万有引力外三个力的统一),更没有突破超声微泡氘核聚变的量子粒子聚变机理规律(美国现行聚变研究实验还处于缺乏创新理论指导的摸索阶段);而我已有《超对称论》系列理论及其定量计算公式。近几年我已不再发表论文,也不再接受邀请出席国际物理学家研讨会,潜心研究,尽量避免采访,而能把理论成就及其应用研究牢牢掌握在自已手中。

  当今世界能源战略十分紧迫,寻求物理理论突破是一场倒计时的比赛,美国提出核聚变能源利用能在2030年实现,迫于科学原始创新之国际挑战形势,鉴于科学无国界,但科学家有祖国,上海王世明量子引力物理研究所表示将怀着满腔热情地为贡献于“科学发展观”大政方针,继续艰苦研究,将个人智慧成果转化为促进国家科学技术快速发展的原动力,作为量子引力物理这门崭新学科,其大量的深入研究更为广泛,现在我所正是创业维艰,投入的财力、物力、人力极不适应大发展的需要,远已超出了一个民办科研所所能支撑的范围,为此研究所准备成立基金会,广泛接受科学研究合作与产业化投资合作,分享学术荣誉与经济成果,以求生存与发展,如此等等,一切的一切,只要有国家的“科学发展观”大政方针有力培植与保护,全面获胜将是无疑的。

  记者:裂变能源与聚变能源有什么不同?

  王世明教授:裂变能源的和平应用之一就是核裂变能发电站(简称:核电站),核发电站用的原料有铀-235和钚等(重原子核)成份,裂变时会产生200多种放射性物质,对人类健康造成危害,从理论上讲就是利用核裂变能量可控原理,利用可控核裂变能推动汽轮机发电。由于核工业技术的完善与可靠性,现在的核发电站完全能做到层层设防,对放射性物质采取严格的隔离措施而万无一失。

  当然核裂变能源的核发电站在安全上是绝对要防止发生放射性外溢事故,美国三里岛核电站,俄罗斯切尔诺贝尼核电站曾经发生过严重的放射性物质外溢事件,当地居民被迫迁移。

  核聚变能源的原料氘可在水中提取,足以满足人类未来上千亿年对能源的需要,氚在地球上不是天然存在的,需人工合成(目前美国均采用中子轰击法获取,5年产量500克)氘氚发生核聚变能量之极大,每1升海水可提取30毫克氘,能量等于300升汽油,所以说核聚变材料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核聚变不产生污染环境的放射物质,因此可以想象如果建造一座核聚变发电站,那么它就是一座清洁的环保的也没有二氧化碳排放的干净电站。何况,核裂变元素的全球存量也很有限,靠核裂变电站也仍解决不了人类的能源危机,尤其生物再生能源,又仍然是二氧化碳污染源,仍然会越来越严重威胁人类的健康。

  记者:既然核聚变电站那么好,世界能源问题又这么严峻,那什么时候可以应用呢?

  王世明教授:我国著名核物理学家王淦昌说过:“21世纪主要能源展望——核聚变可能成为核能新秀,”这也是世界科学家们的共识。利用核聚变原理人们已经造出了放大原子弹威力的氢弹,目前这种氢弹是靠核裂变弹高温点火的有放射污染的核裂变弹。要使核聚变释放出巨大的能量可控地推动汽轮机发电转变为电能,才能实现核聚变发电,但自从50年代科学家提出设想要实行人工控制做到可控核聚变,目前国际现状从科学理论乃至技术应用路途还相当遥远,要实现核聚变发电路途则更遥远,1991年英国的联合欧洲核聚变实验室用氘氚进行了一次受控核聚变试验,这次试验温度达2亿摄氏度,约束时间持续2秒钟,1984年我国西南物理研究院也开始研究核聚变,目前设立在法国的国际热核聚变实验反应堆计划(ITER)联合了美国、欧盟、俄罗斯、印度、日本、韩国的大批优秀科学家共同合作,共同肩负起对人类新能源的历史责任,中国于2006年11月21日在法国巴黎爱丽舍宫由科技部长徐冠华代表中国政府签订了参加联合实验协议。

  记者:中国参加了国际热核聚变实验反应堆计划(ITER),那么这个计划是否有一个目标,什么时候能实现?你们研究所研究核聚变如何充满信心?

  王世明教授:原科技部长徐冠华在法国签约后说:我见证了一个伟大的科学历史性事件,这对于全人类讲和对于中国来讲都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因为它表明各国政府决心通过共同的合作来解决全人类所面临的能源问题。

  目前在可控核聚变研究方面,初步具备了一些科学基础和技术基础,但还不完善,关键是物理创新从理论到技术都有待全面性突破,按国际计划从现在起再过30-50年的时间才具备商业应用条件,对于一个探知科学未来的工作,不能因为风险而畏缩,只有不屈不挠敢冒风险地探索科学的未知才会有真正科学发展的成功,这才是“科学发展观”的真谛。

  由于μ介子寿命太短,靠它催化核聚变没有实用价值,目前在人工条件下实现可控核聚变,经半个多世纪的努力虽已显示出一丝曙光,但还有难以克服的拦路虎,而我们研究所另避溪径,走出了自己独特的路,首先是在宇宙观、时空观、质能观上创新,开拓出新的物理理论:《超对称宇宙演化论》及其《量子粒子聚变律》的应用与验证的成功,给了我们以充分的信心,因为已有相当多的实验数据,提供验证了《超对称论》发现的宇宙演化聚变规律,尤其是太阳芯部核聚变温度提供的验证,更直接加强了应用《超对称论》发现的宇宙演化聚变规律于开发轻核聚变能源事业的必胜信心,无论如何我们的前程,其风险绝不会大于哥仑布航海发现新大陆!今天我们是开发造福人类新的能源,开创物理科学新的革命,开创和谐社会新的纪元,为此我们研究所竭诚欢迎国内外有识之士投资合作,共同夺取开发核聚变能源的胜利!

《超旋》理论和《超对称宇宙演化论》是怎样诞生的?

  记者:王教授,请谈谈您的《超旋》理论和《超对称宇宙演化论》是怎样诞生的?有什么验证足以证明它可为“第三次物理革命”作贡献?

  王教授:30年来的物理研究实践,让我深深感受到,在“第三次物理革命”浪潮中,探索宇宙基本物质结构也就是爱因斯坦终身未获成功的、引力场与电磁场合并的、大自然中奇异的超对称结构,是人类物理科学的宇宙观、时空观以及质能观发生根本变化的关键。我的突破,首选是继承爱因斯坦为了解决当代物理学还不完备问题提出的“引力场与电磁场合并为一个结构”这个创新的宇宙观,不再抱着《狭义相对论》所阐明的“光以太的引用是多余的”那个引力论宇宙观(引力世观),然后才是我发现“引力场与电磁场的超对称统一结构”,“真空G·EM场结构”的《超旋》理论之突破,也就是关于宇宙观、时空观、质能观的全面突破和创新,由此迎刃而解的就是物质宇宙的基本对称结构单元聚合演变规律以至于整个超对称宇宙聚合演变规律,以及基本粒子“通过希格斯机制获得质量”的“希格斯玻色子”起源与质量宇宙起源,并回答为什么导致质量宇宙起源的原初“希格斯玻色子”是质子质量千亿亿倍,而随着超对称宇宙的不断聚合演变,质量宇宙越重越大,其基本粒子质量必越来越轻,让这些粒子获得质量的希格斯玻色子也越来越轻,例如:当今,π介子宇宙代的π介子、中子、以至于质子都是通过当代希格斯玻色子(2.3×109eV)获得质量的,而当代高能电子对撞产生W±,Zo粒子的希格斯玻色子(104.1×109eV),如今,尚在高能电子对撞实验中探寻。如果一旦找到、核实其质量为104.1×109eV,那么就是对《超对称宇宙演化论》的一大引人注目的验证;其实,当今π介子、中子、质子质量实验值已完全验证《超对称宇宙演化论》对π介子、中子、质子、质量测算值,已足以证明《超对称宇宙演化论》可以为“第三次物理革命”作贡献,可以为物理学成为完备的理论体系作贡献。这就是验证一。

  记者:还有什么验证可以证明你的《超旋》理论和《超对称宇宙演化论》可以为核聚变和“第三次物理革命”作出贡献?

  王世明教授:验证二: “氢极隧道线横向多卜勒效应”实验;

  还有验证三:“弱相互作用宇称不守恒实验”;都足以验证宇宙G·EM场超对称结构的实在。

  验证四:从当今宇宙、太阳系、地球上、粒子对撞,产生的“希格斯粒子”获得质量的11种粒子(缪子,绦子,两种中间玻色子,中性粒子和六种夸克)质量的理论测算值,绝大多数与物理实验值完全符合,这既是在“实验粒子物理”上有力验证了“希格斯机制”,又是通过11种粒子质量的理论测算值与实验值的一致符合,在《粒子物理》理论上找到了高能电子对撞实验中“希格斯粒子”,根据此理论值就容易在对撞实验中直接找到“希格斯粒子”,从验证“希格斯机制”到找到“希格斯粒子”也就全面验证了“希格斯预言”,更从根本上验证了《超对称宇宙演化论》及其“质量宇宙”的起源和不断兼并的演化,以及宇宙(循环)演化基本动力的“粒子聚变律”所有这一切验证了核聚变能开发必然途径的唯一性。

  验证五:(1)(太阳内部核聚变)是遵从《超对称宇宙演化》“粒子聚变律”的典范;大自然中已经经历了50亿年验证的“太阳内部核聚变”史及其“粒子聚变”物理实在证实:“太阳内部核聚变”并不遵从“库仑势垒”“隧道穿透几率”的传统理论,而是遵从《超对称宇宙演化》及其“粒子聚变律”:“太阳内部核聚变”实测温度与《超对称宇宙演化》的“粒子聚变律”理论测算温度完全符合一致,而只及“传统理论”测算温度的5%;这“太阳内部核聚变”实验就是《超对称宇宙演化》及其“粒子聚变律”所以必定领先于“传统理论”,而成为唯一能有开发“核聚变能”现实可能之根据;(2)可是,有些科学家还在为太阳内部“原子核动能”所对应的温度,比“传统理论”的“库仑势垒”温度远远低95%(冷95%)而迷惑,(3)然而我们中国则可以在地球上进行比“隧道穿透几率”传统理论的“库仑势垒”温度远远低95%(冷95%)的温度甚至更低的温度实现“热核聚变”,获得足够的实验验证。

  验证六:《超对称宇宙演化论》是《相对论》的开拓和发展:《超对称宇宙演化论》在《相对论》所设定的“光以太引用是多余的”条件下就回到《相对论》;这也就足以验证《超对称宇宙演化论》是《相对论》的开拓和发展。(这正好象《相对论》在“动体运动速度远低于光速”条件下,《相对论》就回到“牛顿力学”,而《相对论》是“牛顿力学”的开拓和发展)。《超对称宇宙演化论》空前地发现了宇宙演化是由太虚宇宙和质量宇宙组成的“宇宙演化永恒循环”,发现了《超对称宇宙演化论》的基本动力来自“粒子聚变能”,这也就为开发核聚变能源指明了唯一可靠的前景。

  验证七:《超对称宇宙演化论》“粒子聚变律”为地球自转周期作出理论测算值完全符合实测值;也足以验证《超对称宇宙演化论》及其“粒子聚变律”。

  验证八:《马赫原理》的一个直接检验所预言,一系列特定时刻的“横向多卜勒效应”的《超对称宇宙演化论》理论测算值与物理实验值的一致,已为美国《伽利略电动力学》杂志主编申请经费获得了实验验证。

  记者:《超对称宇宙演化论》容易融入传统物理学吗?

  王世明教授:“宇宙观”“时空观”传统的惯性,一下子改变也难。

  尽管,1988年我应美国物理学会,加拿大科学家协会主办的国际研讨会邀请,讲演了“宇宙方程和狄拉克假说”,在国际上第一次揭示了具有?攸,C,G三个常数的“超对称G·EM涡旋宇宙”演化规律及其宇宙方程,从而阐明了如何破解著名物理学大师,诺贝尔奖获得者狄拉克认定的“宇宙规律”,也就是狄拉克终生未解的“宇宙大数之谜”;还阐明了如何解开爱因斯坦后悔不该引入的“宇宙学常数居然为零”之谜;以及如何破解宇宙背景辐射温度2.7开度的所谓“宇宙大爆炸余热”之疑,如此等等,至今已过去18年;即使从2000年,俄罗斯科学院举办“新千年自然科学基本问题与工程”国际研讨会,专函邀请我为大会主题作50分钟加时讲演,进一步阐明了从1988年“宇宙方程和狄拉克假说”发展到2000年的“宇宙量子引力方程的狄拉克假说”,更系统彻底地解开狄拉克“宇宙大数假说之谜”,至今也已8年;但是,在“核聚变能”取代“核裂变能”之“核能时代”这一场激烈竞争的物理科学革命中,却至今仍还只有我在“宇宙演化”的“粒子聚变律”理论上领先,显然这只是因为传统“宇宙观时空观”的惯性,要一下子改变也难,以至只能各自自食(竞争)之果;因此,《超对称宇宙演化论》研究成果的贡献与影响,对于“传统理论”和《弦论》与《超弦理论》来说,至今还是无从涉及的奥秘;因此,在传统宇宙观、时空观的传统理论看来,《超对称宇宙演化论》绝对是“异端”,否则为什么当年的爱因斯坦还遭牛顿世观的大师辱骂很久呢。总之,“第三次物理革命”是一个相当长时期的世界观改造过程,我们的物理世观(宇宙观、时空观、质能观)的改造也在其中经受着严峻的考验与锻炼。科学实践是检验科学真理的唯一标准,《超对称宇宙演化论》迟早会纳入传统物理学,将传统物理学改造为完备的理论体系。

  2002年,上海王世明量子引力物理研究所正式批准成立,我研究的“量子引力物理科学”已由《相对论》发展到《超对称宇宙演化论》;1.《相对论》的物理基础是:动体引力运动速度的“相对性原理”加上“光速不变原理”而成的“相对论原理”;在我开创的《超对称宇宙演化论》的物理基础则是:电磁波-涡动时空的“规范性原理”加上“量子引力效应超对称原理”而成的“超对称论原理”;2.与《相对论》和《超对称宇宙演化论》的两种不同物理基础相应,《相对论》质能关系就发展成为“超对称论质能方程”;3.当年,爱因斯坦根据《相对论》质能关系加上“重原子铀核”的“链式裂变反应机制”判断会有极大威力的原子弹出现;如今,我根据《超对称论质能方程》加上“轻原子氘核”的“粒子聚变反应机制”判断,会有威力更大的“纯聚变能源”和“干净核电站”出现,核能时代核裂变能时期原子弹威慑力的国际基本持平,带来了至今六十年没有发生第三次世界大战基本平稳局面;“干净核电站”威慑力更大,其大规模可持续的开发,从而必能克服人类经济社会能源危机,缓解国际社会战争危机,开创人类社会辉煌文明的和谐幸福之永恒。

  总之,“核聚变能时代”之大规模开发“核聚变能源”的聚变能电力工业的国际竞赛,随着物理科学第三次革命进军号已经吹响,我们中国既必须又可能力争上游,力争成为第三次物理科学革命的新秀,成为大规模开发“核聚变能”解救能源危机的中流砥柱。到那时,《超对称宇宙演化论》就容易融入传统物理学了。

  记者:王教授,是否可以谈谈你怎样开拓《相对论》,开创《超对称宇宙演化论》的?

  王世明教授:(1)《相对论》宇宙观首先限定: “光以太的引用是多余的 ”。其理由是:“引力场的存在与空间的存在直接有关”,“电磁场同引力场相反,它似乎只是间接地与以太有关”。而超对称论宇宙观则首先完备地反映:“物质宇宙时空因,而宇宙物质时空既是引力的更是电磁的”。因而“从宇宙物质基本单元到整个宇宙(包括所谓“以太”的宇宙真空)的和谐一致而质能守恒地周期演化,都是基于电磁涡量子涡动与惯性质量引力运动的超对称结构,而循环聚合演变,才成为完备的物理实在之超对称演化宇宙。

  (2)《相对论》时空观首先限定:“光速不变原理和相对性原理是相对论的两条相容的基本假设”。尽管光电磁波传播的传播空间是空间各向同一的,而惯性质量引力运动的速度空间是空间各向不同一的,还是设定“光速不变原理”和“相对性原理”,就把电磁传播和引力运动,在数学归纳上通融为同一(X,Y,Z,T)四维相对速度时空中的运动。而超对称论时空观则首先反映 :迈克尔孙–莫雷实验 证明:电磁波涡量子涡动时空“时空规范绝对不变性原理”与惯性质量引力运动时空“速度度规相对可变性原理”,两者完全不是同一物理性质的运动时空。因而电磁波(涡)量子涡动是遵循其波(涡)动“时空常数C规范绝对不变性原理”的空间各向同一球半径r 维的(r,t)两维时空电磁波(涡)量子涡动场,而惯性质量引力运动则是遵循其引力运动“时空速度V度规相对可变性原理”的空间各(X,Y,Z)向不同一维的(X,Y,Z,T)四维时空惯性质量引力运动速度场。对于完备的既有引力(G)的更是电磁(EM)的(G·EM-旋涡)《超旋》的量子引力超对称质能一致的宇宙物质单元,则是合并(r,t)两维电磁波(涡)量子涡动场与( x,y,z,t )四维惯性质量引力运动速度场 成为一个完备的简单结构---超对称的( r,t,x,y,z )五维时空量子引力( G-EM-旋涡 )场。

  (3) 相对论质能观首先限定:E 就是惯性质量 m 的潜在能E=mC2。所以就有《相对论》的质能相当关系:

  E=mC2 (1)

  而超对称论质能观则首先开拓反映:GEM(涡 -粒)两相量子引力超对称结构质能一致之物理内涵 :

  ?攸ω=m C2 (2)

  超对称论质能方程公式(2)中: ω,?攸ω分别是电磁(EM)涡量子的涡动频率和涡动能, m是此涡量子惯性质量,?攸是planck常数?攸/2π,C 是电磁波(涡)动时空规范(即所谓“光在真空中传播速度”)常数、C2 表示C的平方。

  以上(1)式只是:唯像地表示惯性质量m的潜在能 E 的数值 相当于 mC2的质能相当关系,E的物理内涵完全不清楚。

  以上(2)式则是完备地将惯性质量 m 的潜在能mC2揭示出其内禀电磁振荡的量子涡动能 ?攸ω之质能一致的物理内涵,并对其(机理)作出了(唯理)的揭示。

  记者:为什么完备物理科学的研究,就能揭示宇宙聚变规律、还能实现聚变能源开发?

  王世明教授:由于宇宙基本物质单元(G · EM-旋涡e(0)(0))的电磁涡量子涡动具有引力惯性,所以,由电磁涡动planck 量子规范常数,?攸和电磁波(涡)动时空规范 常数C 规范的的电磁涡动能?攸ω, 以及由引力规范常数G规范的惯性质量m,组成了量子引力宇宙基本物质单元的质能一致规范方程( 2 )。而此量子引力宇宙基本物质单元又充满于整个宇宙,因而电磁力和引力都是宇宙尺度的长程力。虽然每个(G·EM-旋涡)都“因其运动状态不可被单独追随”而成为不可直接测知的“虚”粒子(其存在的运动时空仍然是实的,完全不是“虚”空间,更不是“虚”时间),但它确实是(涡-粒)两相的(G · EM—旋涡)物质实体。通常在正反电子对湮灭实验中,人们都可验证其存在:

  e(-)(1/2) +e(+)(-1/2)

  =e(0)(0)+ Gama-ray (3)

  此(3)即:

  电子 + 反电子 = “虚“电子 + 伽玛光。因此,(G·EM-旋涡)就是“引力质量m的电磁涡量子?攸ω的粒子”也就是量子引力超对称统一结构的《超旋》量子粒子。而此理论也称之为《超旋》理论,并且《超旋》是《超对称宇宙演化论》之本原。《超旋》根本不同于数学概念的《超弦》,《超旋》则是宇宙物质基本单元的引力场与电磁场结构的合并,成为“量子引力超对称统一”而单纯为质能一致规范的基本物质单元结构。显然,如果,将《超旋》理论引入粒子物理“标准模型”,则“标准模型”从此就可纳入重力而获得成为物理学完备理论体系的一大收获。

  我在1988年和十二年后的2000年先后在加拿大和俄罗斯召开的国际科学家研讨会上作了“宇宙方程和狄拉克假说”以及“宇宙量子引力方程和狄拉克假说”两次深度不同的讲演, 提出了“宇宙量子引力方程”( 即“宇宙方程”或“宇宙公式”):
(?攸C/G)2=Mm3

  ( 4 )公式(4)是宇宙整体质量M与其基本物质单元质量m在整体宇宙演化运动全过程中受 量子引力宇宙三个规范常数?攸,C,G 完备地规范而成的“宇宙质量守恒律”之“宇宙公式”。“宇宙质量守恒律”清楚阐明:宇宙是物质的,物质是运动的,运动是时空的,宇宙物质运动时空演化规律也是由量子引力宇宙三个规范常数 ?攸,C, G 完备地规范而成的“宇宙质量守恒律”所规范。所以:

  (1)“宇宙‘奇点’大爆炸”理论完全背离“宇宙质量守恒律”: 没有物质和物质运动的数学时空中的所谓“奇点”,根本不可能发生务必要有物质为基础的“大爆炸”,更不可能 凭空“炸”出物质宇宙,“炸”出当今大千世界。因而“奇点”大爆炸完全不是宇宙起源的物理实在:

  (a)“宇宙‘奇点’大爆炸”理论的一个根据是:哈勃天文望远镜观测到了河外星系光“红移”,于是就推论出河外星系正在退行的论断,也就推论出星系宇宙正在膨胀的猜想。再从“膨胀宇宙的时间反演”倒推出宇宙开端于“奇点”大爆炸的推测。但是,哈勃望远镜也还观测到:和我们银河星系相似的近邻仙女座星系的星系光却不是“红移”倒反而是“蓝移”的;并且也已观测到仙女座星系正向银河系飞速靠拢,完全不是在退行,更不是在膨胀。既然星系光有“红移”也有“蓝移”,就不能一概而论地论定整个宇宙都在膨胀,而应该说宇宙星系既有“靠拢”也有“远离”;于是,宇宙起源于“奇点”大爆炸的理论就论不起来了。

  (b)“宇宙‘奇点’大爆炸”理论再有一个根据是:把实验观测到的当今宇宙背景辐射温度2.7度K (绝对温度K的零度 = 摄氏温度 -273度),说成是宇宙大爆炸的余热;但是, 根据《超对称宇宙演化论》关于当今“派介子宇宙”的宇宙背景电磁涡动旋律测算,得出的背景温度恰恰是2. 7度K,根本不是什么“宇宙‘奇点’ 大爆炸”的余热。

  (c)其实,按“奇点”大爆炸开始的“有始无终宇宙”宇宙观,当今宇宙还是要永远无休止地演化下去的,其所须的能量,显然是无穷尽的,但从大爆炸留下余热却仅仅2.7度K,今后宇宙将如何有足够能量演化下去呢? 要靠一次性“奇点”大爆炸发出的有限能量来供给“有始无终”宇宙永无休止的演化运动,显然是空想,根本不可能是物理实在。但是,《超对称宇宙演化论》 的“宇宙和谐聚变循环演化规律”,恰恰是反映了“宇宙和谐聚变”不断提供“聚变能源”以确保宇宙循环演化的永恒演化机理。

  (d)究竟“宇宙‘奇点’大爆炸”理论起源何在?其起源还在于“纯引力宇宙观”,似乎只靠“广义相对论”引力场方程,就足以概括宇宙演化规律;而按纯引力论的“广义相对论”,在某种极端条件下,有一些时空区域的曲率变成无穷大,因而形成了“奇点”,于是,在“奇点”里,物理定理失效,这说明“奇点”已经完全不属于物质宇宙了。所以,爱因斯坦当年通过“广义相 对论”引力场方程解出“奇点”解时,当即判定:“奇点”必须排除。同时,也根本没有把 “ 奇点 ” 解和“宇宙大爆炸”相对应而作出: 宇宙起源于“奇点”大爆炸的论断。

  (e)总之,“宇宙质量守恒律”充分阐明:物质宇宙常数,规范虚实宇宙循环演化,无始无终,质能一致合演聚变,才是超对称宇宙运作演化的规律。

  (2)质量守恒的宇宙到底如何作聚变循环的呢?我说《超对称宇宙演化论》的“宇宙演化规律”是 “和谐聚变永恒循环”。之所以是“和谐聚变”,之所以是“永恒循环”,就是因为“物质宇宙质能一致守恒演化永生不灭”。为了便于叙述,就先从浑沌的正反宇宙说起:—— 正宇宙浑沌是负电子组成,反宇宙浑沌是正电子组成 ,它们都是“质量宇宙”的末期, 正反电子浑沌宇宙的聚合,引起正负电子对的湮灭聚变,产生充满自旋为零的“虚电子”的“太虚宇宙”,放出“伽玛光”:

  e(-)(1/2) + e(+)(-1/2)(+)

  = e(0)(0) + Gama-Ray

  (1/2)自旋 (-)电荷电子 与 (-1/2)自旋(+)电荷电子 聚合 产生 (0)自旋(0)电荷“虚电子”并放出 “伽玛光”。这“虚电子”就是(G·EM -旋涡)其 能量1019GeV,也就是1.96×109焦耳的原初 planck 量子粒子,他们 的尺度就是1.6×10-33cm的planck长度。而这1067个planck量子粒子宇宙集合成一个planck量子宇宙球,其尺度才只有“太虚宇宙”基本物质单元尺度:r =3.86×10-11cm大小。按照物质不灭定理,“太虚宇宙”总质量为1.96×1076焦耳。 演化到planck量子宇宙球的实宇宙,其总质量仍然还是1.96×1076焦耳,这就是“质量宇宙”的开始。“质量宇宙”的终端是“太虚宇宙”的前端——“正电子宇宙”与“反电子宇宙”成对的“正反宇宙”。所以,“质量宇宙”是有始有终的,而虚的“太虚宇宙”和实的“质量宇宙”构成了整个宇宙的无始无终循环。从planck 量子宇宙球的实体宇宙开始,不断“兼并”-“聚合”,经49代演化,到如今我们所住在的“派介子宇宙”,其总质量只有1.3×1069焦耳。因此,当今“π介子宇宙”群时期就有同类于我们所住在的“π介子宇宙”千万个(即 107个)。这个数目比planck量子宇宙球时期的 1067个量子宇宙数,少得多少得多。但是,就单个宇宙而论,却是大得多大得多。这就是宇宙演化过程中的“兼并”-“聚合”演化代。在兼并聚合的演化中, 哈勃天文望远镜看到的就是我们银河系和仙女座星系两个相邻大星系靠拢的星光“蓝移”,还看到和其他兼并宇宙间的间距在扩大而引起的星系光“红移”。

  (3)基本粒子“希格斯玻色子”获得质量以及有关粒子物理试验数据的验证需要补充说明的是 :为什么“planck量子粒子”就是第一代“希格斯玻色量子粒子”,这是因为在“planck量子粒子宇宙”的“兼并”—“聚合”演化中,“第一代超重介子”和“第一代超重中子”都通过“planck量子粒子”获得了质量。演化到如今“派介子宇宙”代 的“π介子”和“中子”都是通过第49代“希格斯玻色子”获得质量。这第49代“希格斯玻色子”的质量理论预测为2.3GeV。如今在地球上,电子对撞实验中发现的W(+),W(-),Z(O)粒子,她们的质量则是通过“高能电子对撞希格斯玻色子”获得的。这些“希格斯玻色子”质量据“超对称宇宙演化论”预测为104.1GeV; 而W(+),W(-),Z(O)粒子的质量实验值证实了《超对称宇宙演化论》的有关这三种粒子质量的理论预测的同时也验证了高能电子对撞 “希格斯玻色子”的质量为104.1GeV。另外,《超对称宇宙演化论》还理论预测了6种夸克质量,除180GeV的顶夸克正处于实验验证末期外,其余5种夸克质量的理论预测值均一一与相关夸克实验测得质量的实验值相符,从而也就相当于《超对称宇宙演化论》及其本源《超旋》理论获得了相当一批有关的粒子物理重大实验数据的验证,而趋于基本成熟。

  我指出:如上简述的《超对称宇宙演化论》及其本原的《超旋》理论所发现的“宇宙和谐聚变循环演化”规律,更可以直接从“太阳芯部和谐聚变循环”这一大自然太阳实验室,从未大爆炸而和谐聚变已 五十亿年的太阳核子聚变史,获得精确的验证:“太阳芯部和谐聚变实际温度”为1.5×107度K(即:1.5千万度的绝对温度)的实验值,验证了《超对称宇宙演化论》理论预测太阳芯部和谐聚变循环的聚变温度为 1.5×107度K。然而,根据传统“库仑势垒”理论预测太阳芯部聚变温度, 即便加上考虑“隧道效应”因素,其下限还至少是3×108度K(即:3万万度的绝对温度)。这就让科学家们不禁要问:太阳芯部聚变实际温度为甚麽比传统理论考虑了“隧道效应”后的温度下限还“冷”二十倍?传统理论对此,至今未能如同“超对称论”那样,通过“唯理”的理论测算作出回答。但是,只要坚持“光以太的引用是多余的”(光以太指的是“真空电磁场”),那么,“超对称论”也就回到了《相对论》,回到了传统理论。

  记者:为什么说《超对称宇宙演化论》能为核聚变作出贡献?能为解决能源危机作出贡献?

  王世明教授:能源危机促进和谐核聚变时代加速到来,当今传统物理科学引力世观的宇宙观-时空观-质能观, 限定了传统的科学技术及其工程路线也基本是引力世观的。以开发可控聚变核能为例,国际热核实验反应堆(ITER)工程的反应管道,也必将经受不住如此比太阳芯部温度还要高万倍的高温中子的毁灭性摧残而氘氚聚变将无从持续进行,势必只能 聚变一闪电,猝灭瞬即生 ,如此难关岂是引力世观传统再花五十年所能攻克的?

  《超对称宇宙演化论》开拓了传统物理科学的宇宙观-时空观-质能观,对宇宙的各种相互作用的解析与概括就不再是传统物理科学研究的两体相互作用问题 ,而太阳芯部和谐聚变循环正是超越两体相互作用的多体相互作用问题;太阳芯部聚变的实际温度充分证实,“库仑势垒”和“隧道效应”理论已不足以阐明其机理,而太阳芯部核聚变只适合《超对称宇宙演化论》“量子引力超对称统一原理” 的“和谐聚变循环演化规律”。也只有遵循此规律的“唯理”聚变程序,才能准确算出符合太阳芯部和谐聚变循环实际温度的回答。因此,我们开发可控 聚变核能源的方法,就不再从“相对论质能关系”出发,根据“库仑势垒”和“隧道效应”的理论与技术路线来进行设计;而是从“超对称宇宙演化论质能方程”出发,根据《超对称宇宙演化论》的“量子引力超对称统一原理” 遵循“宇宙和谐聚变循环演化规律”的理论与技术路线来进行设计;模仿“太阳芯部和谐聚变循环”的“机理”,按上述(1),(2),(3),(4)公式导出的聚变程序,设计在地球上实现“小太阳”型循环聚变能源工程;自然会如同太阳那样遵循着宇宙和谐聚变循环规律,实现地球条件下的“小太阳”能源工程,最后完全突破现有传统物理科学的难关,实现人间可控聚变工程。

  记者:你们研究所的科研成果产业化目标是什么?

  研究所副所长王挺:研究成果必定会实现产业化。当今国际背景:随着国际经济全球化的深入和国际能源相依度的加深,全球能源合作已成为国际和谐依存的关键。国内背景:我国能源工业面临着经济增长和环境污染的双重压力,因此,开发利用干净的粒子聚变能源,具有特别重大意义。

  目前我们正筹组上海世明清洁聚变能源有限公司,其目标是为我国国民经济开发干净的清洁聚变能源,以量子粒子聚变律为本,开发多模式聚变技术开创多模式聚变能源产业。

  项目基于王世明教授《超对称宇宙演化论》的“量子粒子聚变律理论”,创建粒子聚变工程,开辟我国清洁聚变能源工业,贡献我国和谐社会的加速发展。核工程专家王士桐教授领导的上海王士桐建设设计有限公司于日前和上海王世明量子引力物理研究所签订了长期产业化项目全面合作协议。

  记者:为什么说《超对称宇宙演化论》及其量子粒子聚变律的研究与应用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研究所副所长曹琪:王世明教授是我国基础理论物理领域具有开拓精神的物理学家,《超对称宇宙演化论》的原创者,实现对量子引力的超对称统一,突破了爱因斯坦《相对论》的时代局限性,极大地推动现代物理学的发展,并将对新能源、生命科学领域产生变革性影响。

  二十世纪初,物理科学在《相对论》和《量子论》两大领域分别都取得了重大突破,发展成为现代物理科学的两大基础学科,极大地推动了人类科学和社会的发展;然而引力场理论和电磁场理论之间却又存在着从根本上互不相干的地方,包括爱因斯坦在内的众多科学家都无法实现电磁场与引力场的统一,以完备和推动现代物理科学的发展,以至人类对自己生存所在的宇宙演化运动规律还一无所知,对自己周围的物质存在构造单元的演化规律也还是一知半解,其中就包括了核聚变问题。这是因为核聚变从理论到实验,以至生产可利用的能源,都只能指望于量子引力统一的新宇宙观、时空观和质能观的出现;王世明教授业已获得另辟蹊径的成功;王世明教授及其上海王世明量子引力物理研究所,已将30年来原始创新的科研成果,报请国家批准立项,誓为人类“核聚变能时代”的到来作贡献。

  题照为核物理学家王世明教授(右)和核工程专家王士桐教授双方签订合作协议后留影。

王世明 致力于“第三次物理革命”突破和创新(二)
              作者:《上海科技报》        日期:2008-4-18        浏览量:58
王世明 致力于“第三次物理革命”突破和创新(二)
http://shkjb.shkp.org.cn/?q=node/view/5787

《上海科技报》2008, 三月 28 - 10:46. 第七版


  记者:还有什么验证可以证明你的《超旋》理论和《超对称宇宙演化论》可以为核聚变和“第三次物理革命”作出贡献?

  王世明教授:验证二: “氢极隧道线横向多卜勒效应”实验;

  还有验证三:“弱相互作用宇称不守恒实验”;都足以验证宇宙G•EM场超对称结构的实在。

  验证四:从当今宇宙、太阳系、地球上、粒子对撞,产生的“希格斯粒子”获得质量的11种粒子(缪子,绦子,两种中间玻色子,中性粒子和六种夸克)质量的理论测算值,绝大多数与物理实验值完全符合,这既是在“实验粒子物理”上有力验证了“希格斯机制”,又是通过11种粒子质量的理论测算值与实验值的一致符合,在《粒子物理》理论上找到了高能电子对撞实验中“希格斯粒子”,根据此理论值就容易在对撞实验中直接找到“希格斯粒子”,从验证“希格斯机制”到找到“希格斯粒子”也就全面验证了“希格斯预言”,更从根本上验证了《超对称宇宙演化论》及其“质量宇宙”的起源和不断兼并的演化,以及宇宙(循环)演化基本动力的“粒子聚变律”所有这一切验证了核聚变能开发必然途径的唯一性。

  验证五:(1)(太阳内部核聚变)是遵从《超对称宇宙演化》“粒子聚变律”的典范;大自然中已经经历了50亿年验证的“太阳内部核聚变”史及其“粒子聚变”物理实在证实:“太阳内部核聚变”并不遵从“库仑势垒”“隧道穿透几率”的传统理论,而是遵从《超对称宇宙演化》及其“粒子聚变律”:“太阳内部核聚变”实测温度与《超对称宇宙演化》的“粒子聚变律”理论测算温度完全符合一致,而只及“传统理论”测算温度的5%;这“太阳内部核聚变”实验就是《超对称宇宙演化》及其“粒子聚变律”所以必定领先于“传统理论”,而成为唯一能有开发“核聚变能”现实可能之根据;(2)可是,有些科学家还在为太阳内部“原子核动能”所对应的温度,比“传统理论”的“库仑势垒”温度远远低95%(冷95%)而迷惑,(3)然而我们中国则可以在地球上进行比“隧道穿透几率”传统理论的“库仑势垒”温度远远低95%(冷95%)的温度甚至更低的温度实现“热核聚变”,获得足够的实验验证。

  验证六:《超对称宇宙演化论》是《相对论》的开拓和发展:《超对称宇宙演化论》在《相对论》所设定的“光以太引用是多余的”条件下就回到《相对论》;这也就足以验证《超对称宇宙演化论》是《相对论》的开拓和发展。(这正好象《相对论》在“动体运动速度远低于光速”条件下,《相对论》就回到“牛顿力学”,而《相对论》是“牛顿力学”的开拓和发展)。《超对称宇宙演化论》空前地发现了宇宙演化是由太虚宇宙和质量宇宙组成的“宇宙演化永恒循环”,发现了《超对称宇宙演化论》的基本动力来自“粒子聚变能”,这也就为开发核聚变能源指明了唯一可靠的前景。

  验证七:《超对称宇宙演化论》“粒子聚变律”为地球自转周期作出理论测算值完全符合实测值;也足以验证《超对称宇宙演化论》及其“粒子聚变律”。

  验证八:《马赫原理》的一个直接检验所预言,一系列特定时刻的“横向多卜勒效应”的《超对称宇宙演化论》理论测算值与物理实验值的一致,已为美国《伽利略电动力学》杂志主编申请经费获得了实验验证。

  记者:《超对称宇宙演化论》容易融入传统物理学吗?

  王世明教授:“宇宙观”“时空观”传统的惯性,一下子改变也难。

  尽管,1988年我应美国物理学会,加拿大科学家协会主办的国际研讨会邀请,讲演了“宇宙方程和狄拉克假说”,在国际上第一次揭示了具有?攸,C,G三个常数的“超对称G•EM涡旋宇宙”演化规律及其宇宙方程,从而阐明了如何破解著名物理学大师,诺贝尔奖获得者狄拉克认定的“宇宙规律”,也就是狄拉克终生未解的“宇宙大数之谜”;还阐明了如何解开爱因斯坦后悔不该引入的“宇宙学常数居然为零”之谜;以及如何破解宇宙背景辐射温度2.7开度的所谓“宇宙大爆炸余热”之疑,如此等等,至今已过去18年;即使从2000年,俄罗斯科学院举办“新千年自然科学基本问题与工程”国际研讨会,专函邀请我为大会主题作50分钟加时讲演,进一步阐明了从1988年“宇宙方程和狄拉克假说”发展到2000年的“宇宙量子引力方程的狄拉克假说”,更系统彻底地解开狄拉克“宇宙大数假说之谜”,至今也已8年;但是,在“核聚变能”取代“核裂变能”之“核能时代”这一场激烈竞争的物理科学革命中,却至今仍还只有我在“宇宙演化”的“粒子聚变律”理论上领先,显然这只是因为传统“宇宙观时空观”的惯性,要一下子改变也难,以至只能各自自食(竞争)之果;因此,《超对称宇宙演化论》研究成果的贡献与影响,对于“传统理论”和《弦论》与《超弦理论》来说,至今还是无从涉及的奥秘;因此,在传统宇宙观、时空观的传统理论看来,《超对称宇宙演化论》绝对是“异端”,否则为什么当年的爱因斯坦还遭牛顿世观的大师辱骂很久呢。总之,“第三次物理革命”是一个相当长时期的世界观改造过程,我们的物理世观(宇宙观、时空观、质能观)的改造也在其中经受着严峻的考验与锻炼。科学实践是检验科学真理的唯一标准,《超对称宇宙演化论》迟早会纳入传统物理学,将传统物理学改造为完备的理论体系。

  2002年,上海王世明量子引力物理研究所正式批准成立,我研究的“量子引力物理科学”已由《相对论》发展到《超对称宇宙演化论》;1.《相对论》的物理基础是:动体引力运动速度的“相对性原理”加上“光速不变原理”而成的“相对论原理”;在我开创的《超对称宇宙演化论》的物理基础则是:电磁波-涡动时空的“规范性原理”加上“量子引力效应超对称原理”而成的“超对称论原理”;2.与《相对论》和《超对称宇宙演化论》的两种不同物理基础相应,《相对论》质能关系就发展成为“超对称论质能方程”;3.当年,爱因斯坦根据《相对论》质能关系加上“重原子铀核”的“链式裂变反应机制”判断会有极大威力的原子弹出现;如今,我根据《超对称论质能方程》加上“轻原子氘核”的“粒子聚变反应机制”判断,会有威力更大的“纯聚变能源”和“干净核电站”出现,核能时代核裂变能时期原子弹威慑力的国际基本持平,带来了至今六十年没有发生第三次世界大战基本平稳局面;“干净核电站”威慑力更大,其大规模可持续的开发,从而必能克服人类经济社会能源危机,缓解国际社会战争危机,开创人类社会辉煌文明的和谐幸福之永恒。

  总之,“核聚变能时代”之大规模开发“核聚变能源”的聚变能电力工业的国际竞赛,随着物理科学第三次革命进军号已经吹响,我们中国既必须又可能力争上游,力争成为第三次物理科学革命的新秀,成为大规模开发“核聚变能”解救能源危机的中流砥柱。到那时,《超对称宇宙演化论》就容易融入传统物理学了。

  记者:王教授,是否可以谈谈你怎样开拓《相对论》,开创《超对称宇宙演化论》的?

  王世明教授:(1)《相对论》宇宙观首先限定: “光以太的引用是多余的 ”。其理由是:“引力场的存在与空间的存在直接有关”,“电磁场同引力场相反,它似乎只是间接地与以太有关”。而超对称论宇宙观则首先完备地反映:“物质宇宙时空因,而宇宙物质时空既是引力的更是电磁的”。因而“从宇宙物质基本单元到整个宇宙(包括所谓“以太”的宇宙真空)的和谐一致而质能守恒地周期演化,都是基于电磁涡量子涡动与惯性质量引力运动的超对称结构,而循环聚合演变,才成为完备的物理实在之超对称演化宇宙。

  (2)《相对论》时空观首先限定:“光速不变原理和相对性原理是相对论的两条相容的基本假设”。尽管光电磁波传播的传播空间是空间各向同一的,而惯性质量引力运动的速度空间是空间各向不同一的,还是设定“光速不变原理”和“相对性原理”,就把电磁传播和引力运动,在数学归纳上通融为同一(X,Y,Z,T)四维相对速度时空中的运动。而超对称论时空观则首先反映 :迈克尔孙–莫雷实验 证明:电磁波涡量子涡动时空“时空规范绝对不变性原理”与惯性质量引力运动时空“速度度规相对可变性原理”,两者完全不是同一物理性质的运动时空。因而电磁波(涡)量子涡动是遵循其波(涡)动“时空常数C规范绝对不变性原理”的空间各向同一球半径r 维的(r,t)两维时空电磁波(涡)量子涡动场,而惯性质量引力运动则是遵循其引力运动“时空速度V度规相对可变性原理”的空间各(X,Y,Z)向不同一维的(X,Y,Z,T)四维时空惯性质量引力运动速度场。对于完备的既有引力(G)的更是电磁(EM)的(G•EM-旋涡)《超旋》的量子引力超对称质能一致的宇宙物质单元,则是合并(r,t)两维电磁波(涡)量子涡动场与( x,y,z,t )四维惯性质量引力运动速度场 成为一个完备的简单结构---超对称的( r,t,x,y,z )五维时空量子引力( G-EM-旋涡 )场。

  (3) 相对论质能观首先限定:E 就是惯性质量 m 的潜在能E=mC2。所以就有《相对论》的质能相当关系:

  E=mC2 (1)

  而超对称论质能观则首先开拓反映:GEM(涡 -粒)两相量子引力超对称结构质能一致之物理内涵 :

  ?攸ω=m C2 (2)

  超对称论质能方程公式(2)中: ω,?攸ω分别是电磁(EM)涡量子的涡动频率和涡动能, m是此涡量子惯性质量,?攸是planck常数?攸/2π,C 是电磁波(涡)动时空规范(即所谓“光在真空中传播速度”)常数、C2 表示C的平方。

  以上(1)式只是:唯像地表示惯性质量m的潜在能 E 的数值 相当于 mC2的质能相当关系,E的物理内涵完全不清楚。

  以上(2)式则是完备地将惯性质量 m 的潜在能mC2揭示出其内禀电磁振荡的量子涡动能 ?攸ω之质能一致的物理内涵,并对其(机理)作出了(唯理)的揭示。

  记者:为什么完备物理科学的研究,就能揭示宇宙聚变规律、还能实现聚变能源开发?

  王世明教授:由于宇宙基本物质单元(G • EM-旋涡e(0)(0))的电磁涡量子涡动具有引力惯性,所以,由电磁涡动planck 量子规范常数,?攸和电磁波(涡)动时空规范 常数C 规范的的电磁涡动能?攸ω, 以及由引力规范常数G规范的惯性质量m,组成了量子引力宇宙基本物质单元的质能一致规范方程( 2 )。而此量子引力宇宙基本物质单元又充满于整个宇宙,因而电磁力和引力都是宇宙尺度的长程力。虽然每个(G•EM-旋涡)都“因其运动状态不可被单独追随”而成为不可直接测知的“虚”粒子(其存在的运动时空仍然是实的,完全不是“虚”空间,更不是“虚”时间),但它确实是(涡-粒)两相的(G • EM—旋涡)物质实体。通常在正反电子对湮灭实验中,人们都可验证其存在:

  e(-)(1/2) +e(+)(-1/2)

  =e(0)(0)+ Gama-ray (3)

  此(3)即:

  电子 + 反电子 = “虚“电子 + 伽玛光。因此,(G•EM-旋涡)就是“引力质量m的电磁涡量子?攸ω的粒子”也就是量子引力超对称统一结构的《超旋》量子粒子。而此理论也称之为《超旋》理论,并且《超旋》是《超对称宇宙演化论》之本原。《超旋》根本不同于数学概念的《超弦》,《超旋》则是宇宙物质基本单元的引力场与电磁场结构的合并,成为“量子引力超对称统一”而单纯为质能一致规范的基本物质单元结构。显然,如果,将《超旋》理论引入粒子物理“标准模型”,则“标准模型”从此就可纳入重力而获得成为物理学完备理论体系的一大收获。

  我在1988年和十二年后的2000年先后在加拿大和俄罗斯召开的国际科学家研讨会上作了“宇宙方程和狄拉克假说”以及“宇宙量子引力方程和狄拉克假说”两次深度不同的讲演, 提出了“宇宙量子引力方程”( 即“宇宙方程”或“宇宙公式”):
(?攸C/G)2=Mm3

  ( 4 )公式(4)是宇宙整体质量M与其基本物质单元质量m在整体宇宙演化运动全过程中受 量子引力宇宙三个规范常数?攸,C,G 完备地规范而成的“宇宙质量守恒律”之“宇宙公式”。“宇宙质量守恒律”清楚阐明:宇宙是物质的,物质是运动的,运动是时空的,宇宙物质运动时空演化规律也是由量子引力宇宙三个规范常数 ?攸,C, G 完备地规范而成的“宇宙质量守恒律”所规范。所以:

  (1)“宇宙‘奇点’大爆炸”理论完全背离“宇宙质量守恒律”: 没有物质和物质运动的数学时空中的所谓“奇点”,根本不可能发生务必要有物质为基础的“大爆炸”,更不可能 凭空“炸”出物质宇宙,“炸”出当今大千世界。因而“奇点”大爆炸完全不是宇宙起源的物理实在:

  (a)“宇宙‘奇点’大爆炸”理论的一个根据是:哈勃天文望远镜观测到了河外星系光“红移”,于是就推论出河外星系正在退行的论断,也就推论出星系宇宙正在膨胀的猜想。再从“膨胀宇宙的时间反演”倒推出宇宙开端于“奇点”大爆炸的推测。但是,哈勃望远镜也还观测到:和我们银河星系相似的近邻仙女座星系的星系光却不是“红移”倒反而是“蓝移”的;并且也已观测到仙女座星系正向银河系飞速靠拢,完全不是在退行,更不是在膨胀。既然星系光有“红移”也有“蓝移”,就不能一概而论地论定整个宇宙都在膨胀,而应该说宇宙星系既有“靠拢”也有“远离”;于是,宇宙起源于“奇点”大爆炸的理论就论不起来了。

  (b)“宇宙‘奇点’大爆炸”理论再有一个根据是:把实验观测到的当今宇宙背景辐射温度2.7度K (绝对温度K的零度 = 摄氏温度 -273度),说成是宇宙大爆炸的余热;但是, 根据《超对称宇宙演化论》关于当今“派介子宇宙”的宇宙背景电磁涡动旋律测算,得出的背景温度恰恰是2. 7度K,根本不是什么“宇宙‘奇点’ 大爆炸”的余热。

  (c)其实,按“奇点”大爆炸开始的“有始无终宇宙”宇宙观,当今宇宙还是要永远无休止地演化下去的,其所须的能量,显然是无穷尽的,但从大爆炸留下余热却仅仅2.7度K,今后宇宙将如何有足够能量演化下去呢? 要靠一次性“奇点”大爆炸发出的有限能量来供给“有始无终”宇宙永无休止的演化运动,显然是空想,根本不可能是物理实在。但是,《超对称宇宙演化论》 的“宇宙和谐聚变循环演化规律”,恰恰是反映了“宇宙和谐聚变”不断提供“聚变能源”以确保宇宙循环演化的永恒演化机理。

  (d)究竟“宇宙‘奇点’大爆炸”理论起源何在?其起源还在于“纯引力宇宙观”,似乎只靠“广义相对论”引力场方程,就足以概括宇宙演化规律;而按纯引力论的“广义相对论”,在某种极端条件下,有一些时空区域的曲率变成无穷大,因而形成了“奇点”,于是,在“奇点”里,物理定理失效,这说明“奇点”已经完全不属于物质宇宙了。所以,爱因斯坦当年通过“广义相 对论”引力场方程解出“奇点”解时,当即判定:“奇点”必须排除。同时,也根本没有把 “ 奇点 ” 解和“宇宙大爆炸”相对应而作出: 宇宙起源于“奇点”大爆炸的论断。

  (e)总之,“宇宙质量守恒律”充分阐明:物质宇宙常数,规范虚实宇宙循环演化,无始无终,质能一致合演聚变,才是超对称宇宙运作演化的规律。

  (2)质量守恒的宇宙到底如何作聚变循环的呢?我说《超对称宇宙演化论》的“宇宙演化规律”是 “和谐聚变永恒循环”。之所以是“和谐聚变”,之所以是“永恒循环”,就是因为“物质宇宙质能一致守恒演化永生不灭”。为了便于叙述,就先从浑沌的正反宇宙说起:—— 正宇宙浑沌是负电子组成,反宇宙浑沌是正电子组成 ,它们都是“质量宇宙”的末期, 正反电子浑沌宇宙的聚合,引起正负电子对的湮灭聚变,产生充满自旋为零的“虚电子”的“太虚宇宙”,放出“伽玛光”:

  e(-)(1/2) + e(+)(-1/2)(+)

  = e(0)(0) + Gama-Ray

  (1/2)自旋 (-)电荷电子 与 (-1/2)自旋(+)电荷电子 聚合 产生 (0)自旋(0)电荷“虚电子”并放出 “伽玛光”。这“虚电子”就是(G•EM -旋涡)其 能量1019GeV,也就是1.96×109焦耳的原初 planck 量子粒子,他们 的尺度就是1.6×10-33cm的planck长度。而这1067个planck量子粒子宇宙集合成一个planck量子宇宙球,其尺度才只有“太虚宇宙”基本物质单元尺度:r =3.86×10-11cm大小。按照物质不灭定理,“太虚宇宙”总质量为1.96×1076焦耳。 演化到planck量子宇宙球的实宇宙,其总质量仍然还是1.96×1076焦耳,这就是“质量宇宙”的开始。“质量宇宙”的终端是“太虚宇宙”的前端——“正电子宇宙”与“反电子宇宙”成对的“正反宇宙”。所以,“质量宇宙”是有始有终的,而虚的“太虚宇宙”和实的“质量宇宙”构成了整个宇宙的无始无终循环。从planck 量子宇宙球的实体宇宙开始,不断“兼并”-“聚合”,经49代演化,到如今我们所住在的“派介子宇宙”,其总质量只有1.3×1069焦耳。因此,当今“π介子宇宙”群时期就有同类于我们所住在的“π介子宇宙”千万个(即 107个)。这个数目比planck量子宇宙球时期的 1067个量子宇宙数,少得多少得多。但是,就单个宇宙而论,却是大得多大得多。这就是宇宙演化过程中的“兼并”-“聚合”演化代。在兼并聚合的演化中, 哈勃天文望远镜看到的就是我们银河系和仙女座星系两个相邻大星系靠拢的星光“蓝移”,还看到和其他兼并宇宙间的间距在扩大而引起的星系光“红移”。

  (3)基本粒子“希格斯玻色子”获得质量以及有关粒子物理试验数据的验证需要补充说明的是 :为什么“planck量子粒子”就是第一代“希格斯玻色量子粒子”,这是因为在“planck量子粒子宇宙”的“兼并”—“聚合”演化中,“第一代超重介子”和“第一代超重中子”都通过“planck量子粒子”获得了质量。演化到如今“派介子宇宙”代 的“π介子”和“中子”都是通过第49代“希格斯玻色子”获得质量。这第49代“希格斯玻色子”的质量理论预测为2.3GeV。如今在地球上,电子对撞实验中发现的W(+),W(-),Z(O)粒子,她们的质量则是通过“高能电子对撞希格斯玻色子”获得的。这些“希格斯玻色子”质量据“超对称宇宙演化论”预测为104.1GeV; 而W(+),W(-),Z(O)粒子的质量实验值证实了《超对称宇宙演化论》的有关这三种粒子质量的理论预测的同时也验证了高能电子对撞 “希格斯玻色子”的质量为104.1GeV。另外,《超对称宇宙演化论》还理论预测了6种夸克质量,除180GeV的顶夸克正处于实验验证末期外,其余5种夸克质量的理论预测值均一一与相关夸克实验测得质量的实验值相符,从而也就相当于《超对称宇宙演化论》及其本源《超旋》理论获得了相当一批有关的粒子物理重大实验数据的验证,而趋于基本成熟。

  我指出:如上简述的《超对称宇宙演化论》及其本原的《超旋》理论所发现的“宇宙和谐聚变循环演化”规律,更可以直接从“太阳芯部和谐聚变循环”这一大自然太阳实验室,从未大爆炸而和谐聚变已 五十亿年的太阳核子聚变史,获得精确的验证:“太阳芯部和谐聚变实际温度”为1.5×107度K(即:1.5千万度的绝对温度)的实验值,验证了《超对称宇宙演化论》理论预测太阳芯部和谐聚变循环的聚变温度为 1.5×107度K。然而,根据传统“库仑势垒”理论预测太阳芯部聚变温度, 即便加上考虑“隧道效应”因素,其下限还至少是3×108度K(即:3万万度的绝对温度)。这就让科学家们不禁要问:太阳芯部聚变实际温度为甚麽比传统理论考虑了“隧道效应”后的温度下限还“冷”二十倍?传统理论对此,至今未能如同“超对称论”那样,通过“唯理”的理论测算作出回答。但是,只要坚持“光以太的引用是多余的”(光以太指的是“真空电磁场”),那么,“超对称论”也就回到了《相对论》,回到了传统理论。

  记者:为什么说《超对称宇宙演化论》能为核聚变作出贡献?能为解决能源危机作出贡献?

  王世明教授:能源危机促进和谐核聚变时代加速到来,当今传统物理科学引力世观的宇宙观-时空观-质能观, 限定了传统的科学技术及其工程路线也基本是引力世观的。以开发可控聚变核能为例,国际热核实验反应堆(ITER)工程的反应管道,也必将经受不住如此比太阳芯部温度还要高万倍的高温中子的毁灭性摧残而氘氚聚变将无从持续进行,势必只能 聚变一闪电,猝灭瞬即生 ,如此难关岂是引力世观传统再花五十年所能攻克的?

  《超对称宇宙演化论》开拓了传统物理科学的宇宙观-时空观-质能观,对宇宙的各种相互作用的解析与概括就不再是传统物理科学研究的两体相互作用问题 ,而太阳芯部和谐聚变循环正是超越两体相互作用的多体相互作用问题;太阳芯部聚变的实际温度充分证实,“库仑势垒”和“隧道效应”理论已不足以阐明其机理,而太阳芯部核聚变只适合《超对称宇宙演化论》“量子引力超对称统一原理” 的“和谐聚变循环演化规律”。也只有遵循此规律的“唯理”聚变程序,才能准确算出符合太阳芯部和谐聚变循环实际温度的回答。因此,我们开发可控 聚变核能源的方法,就不再从“相对论质能关系”出发,根据“库仑势垒”和“隧道效应”的理论与技术路线来进行设计;而是从“超对称宇宙演化论质能方程”出发,根据《超对称宇宙演化论》的“量子引力超对称统一原理” 遵循“宇宙和谐聚变循环演化规律”的理论与技术路线来进行设计;模仿“太阳芯部和谐聚变循环”的“机理”,按上述(1),(2),(3),(4)公式导出的聚变程序,设计在地球上实现“小太阳”型循环聚变能源工程;自然会如同太阳那样遵循着宇宙和谐聚变循环规律,实现地球条件下的“小太阳”能源工程,最后完全突破现有传统物理科学的难关,实现人间可控聚变工程。

  记者:你们研究所的科研成果产业化目标是什么?

  研究所副所长王挺:研究成果必定会实现产业化。当今国际背景:随着国际经济全球化的深入和国际能源相依度的加深,全球能源合作已成为国际和谐依存的关键。国内背景:我国能源工业面临着经济增长和环境污染的双重压力,因此,开发利用干净的粒子聚变能源,具有特别重大意义。

  目前我们正筹组上海世明清洁聚变能源有限公司,其目标是为我国国民经济开发干净的清洁聚变能源,以量子粒子聚变律为本,开发多模式聚变技术开创多模式聚变能源产业。

  项目基于王世明教授《超对称宇宙演化论》的“量子粒子聚变律理论”,创建粒子聚变工程,开辟我国清洁聚变能源工业,贡献我国和谐社会的加速发展。核工程专家王士桐教授领导的上海王士桐建设设计有限公司于日前和上海王世明量子引力物理研究所签订了长期产业化项目全面合作协议。

  记者:为什么说《超对称宇宙演化论》及其量子粒子聚变律的研究与应用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研究所副所长曹琪:王世明教授是我国基础理论物理领域具有开拓精神的物理学家,《超对称宇宙演化论》的原创者,实现对量子引力的超对称统一,突破了爱因斯坦《相对论》的时代局限性,极大地推动现代物理学的发展,并将对新能源、生命科学领域产生变革性影响。

  二十世纪初,物理科学在《相对论》和《量子论》两大领域分别都取得了重大突破,发展成为现代物理科学的两大基础学科,极大地推动了人类科学和社会的发展;然而引力场理论和电磁场理论之间却又存在着从根本上互不相干的地方,包括爱因斯坦在内的众多科学家都无法实现电磁场与引力场的统一,以完备和推动现代物理科学的发展,以至人类对自己生存所在的宇宙演化运动规律还一无所知,对自己周围的物质存在构造单元的演化规律也还是一知半解,其中就包括了核聚变问题。这是因为核聚变从理论到实验,以至生产可利用的能源,都只能指望于量子引力统一的新宇宙观、时空观和质能观的出现;王世明教授业已获得另辟蹊径的成功;王世明教授及其上海王世明量子引力物理研究所,已将30年来原始创新的科研成果,报请国家批准立项,誓为人类“核聚变能时代”的到来作贡献。

  题照为核物理学家王世明教授(右)和核工程专家王士桐教授双方签订合作协议后留影。


王世明 致力于“第三次物 理革命”突破和创新(一)
              作者:《上海科技报》        日期:2008-4-18        浏览量:68

 

  陈一文推荐:王世明 致力于第三次物理革命突破和创新(一)

 http://shkjb.shkp.org.cn/?q=node/view/5787《上海科技报》2008, 三月 28 - 10:46. 第七版

   翻开本报2000621日第一版,逼近第一的标题赫然醒目。报道的是已故中科院院士、物理学泰斗卢鹤绂和他的弟子王世明教授敢于向物理学传统理论挑战,用实验数据回答世界物理界最为关注却又迟迟没有答案的问题,逼近第一,敢于摘取世界物理学研究桂冠的感人事迹。

....................................


  就是对《超对称宇宙演化论》的一大引人注目的验证;其实,当今π介子、中子、质子质量实验值已完全验证《超对称宇宙演化论》对π介子、中子、质子、质量测算值,已足以证明《超对称宇宙演化论》可以为第三次物理革命作贡献,可以为物理学成为完备的理论体系作贡献。这就是验证一。(待续)

 

 

 

回首页